【不良paro】【ABO】意外 13

私设有。

ooc可能有。

接受意见建议不接受直接喷。

“呼啊——”江波涛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捂了捂心口,转过头笑着对周泽楷道,“刚才啊——你刚才把车子一歪的时候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车子会倒下去呢!”

周泽楷把头盔拿下来,挂在车子上:“不会。”

“所以说是‘我以为’嘛。”江波涛看了看他,“这次真是谢谢你啦。”

周泽楷向大楼里看了看,黑咕隆咚的一片,开口道:“送你上去?”

江波涛倒是挺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便你啦。方便的话,送送我?”

“走。”周泽楷十分自然地拉起江波涛的手,朝里面走去。

江波涛却是手一颤,迅速地抽手出来。

周泽楷愣了一下。

“啊……抱、抱歉……”江波涛略微抱歉地微笑了一下,“我那个……稍微……不是很适应别人这样。”

毕竟人与人之间,还是有一层隔膜的。

周泽楷没有说话,转过头,朝楼层深处走去,江波涛跟了上去。

上了楼,江波涛走到自己的家门前掏钥匙开门。掏了好久,都没掏出个什么东西出来。江波涛正疑惑着呢,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江波涛不确定地说道,“不会忘记带钥匙了吧?”

周泽楷只是静静地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一定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

“好吧我真的没带!”江波涛找了一会儿,哭丧着脸对周泽楷道。

“怎么办?”周泽楷直接问道。

“嗯……”江波涛冥思苦想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开口了,“哎,借我点儿钱?”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干什么?”

“开房。”江波涛说道。

周泽楷这下是彻底沉默了。他就静静看着江波涛,可脸色从红到白,从白到青,从青到黑……江波涛看着他的表情和眼神,总觉得周泽楷的心理状态都变了好多种……例如从惊恐变成疑惑再变成“哇靠这人好恶心哦”之类的。

当然周泽楷没想那么多。

他只是单纯被吓到而已。

“……不好吧。”过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才说出一句话。

……所以我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会想错地方。江波涛心累地想道。

“我是说,晚上先去找个宾馆住一晚上,明天再想办法去同学家串个门借宿。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去谁家都不合适吧?”江波涛只能解释一次。

周泽楷想了一下,道:“我是说,宾馆危险。”

“啊?”江波涛有些反应不过来。

“太杂乱。”周泽楷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Alpha太多。”

宾馆的Alpha太多了,现在一些脑子有病的Alpha还是不少的,那些整天脑子都想着操O操O的Alpha也是很多的。江波涛这么一个Omega过去,万一某个Alpha喝多了狼性大发,又把其他Alpha招惹过来……其后果就跟把一只羊扔在狼窝里一样。

想到这里江波涛都要流冷汗了。

原来想多的是自己啊……江波涛有些无奈地在心里责备着自己。

“啊——那我要怎么办嘛——?”江波涛烦闷地踹了一下门。

“来轮回?”周泽楷抿了抿嘴,问道,“可以住。”

“可以?住?”江波涛先是愣了会儿,然后接近狂喜般问道,“你是说我可以去轮回借住一晚上吗?是这个意思吗?”

周泽楷点点头。

“太感谢——”江波涛双手合十,道。

“没关系。”周泽楷又笑了一下,“那走吧。”

江波涛看着这家伙的笑容,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喻文州冷着脸坐在大厅正中间的沙发上,几位蓝雨高层站在他身边,其余的成员都站在他的面前,乍一看倒还真像黑社会集会的样子。

“我想到过,蓝雨终究会有内鬼。”喻文州曲起食指关节敲了敲沙发的扶手,轻飘飘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响,“但是我不相信会是现在,会是你们,所以我想找出真相,毕竟这件事十分严重。希望你们可以配合,可以吗?”

“好……”零零散散的声音传出来。

喻文州眼珠转了转,扫视了众人一圈,开了口:“是谁,什么时候发现系统被入侵的?”

黄少天说话了:“就是今天发现的。今天是小蓝值班,大概在我给你打电话的十分钟前。小蓝发现后马上跑来向我汇报,我去操作了一下,发现电脑被黑得还挺彻底,短时间内我一个人搞不定,所以抢救了十分钟就直接给你打电话了。接到你的指令后,我迅速封锁了整个蓝雨总部。人员我请点过了,全都在,没有任何人缺席。”

喻文州微微点头:“很好,我很满意。谢谢少天。”

“我再问你们一个问题。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喻文州站起来,面对着所有人,“你们问心无愧,真的没有人当内鬼?如果真的有把任何情报透露出去的人,麻烦你站出来。我不会给予你们任何惩罚。”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

最后有人喊了一句异常响亮:“蓝雨没人是内鬼!没人是孬种!”

“好。”喻文州接着道,“我相信你们,我就当所有人都没有当内鬼。我希望不要有人说谎,不然我会生气的。”

喻文州说到这里,站在一边的郑轩打了个冷战。

郑轩在蓝雨里算是待得比较久的一个人了。喻文州虽然温和,可也是会生气的。而郑轩,则是目睹了喻文州生气的人——有个特别不识趣的人,到处散播喻文州的谣言。散播谣言也就算了,好死不死散播的谣言还是“喻文州的父母因为他的性别是最没用的Beta而抛弃他了”这样的。

这可大大触了喻文州的逆鳞。

郑轩把那人抓来时,喻文州一边笑一边围着那人转了几圈,然后又蹲下牵起那人的手夸赞了一下这双手白皙无比骨节分明之类的,闹得那人摸不着头脑。

然后喻文州就笑着把那个人每只手指上的关节都掰断了,嘴上还说着“不是说Beta是最没用的吗”“让最没用的人折断你的手指真是悲凉啊”“你说我父母怎么样来着呢”之类的话。喻文州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软,就跟同情人之间的喃喃私语一样。

然而手上又是另一趟功夫。

那人叫得是多么凄厉,郑轩听不到,因为在这之前喻文州早已拿东西塞住了那人的嘴。

然后那人的一双手就这么废了。

“得不到家人的爱”这种话要是对着喻文州说出来,后果一定很惨。

“舌头割掉,然后处理掉吧。”喻文州做完这一切后,只是平静地站起来,擦了擦手,俯视着那人,“说话这么恶心,舌头割掉也算是为社会做贡献吧。”

“喻文州原来你这么狠毒!”

“你这是要判刑的知道吗!”

“哦?判刑?”喻文州刚转过身,听到这句话,又扭过头,“那又怎么样?”

“啊、啊?怎么样?你要坐牢你知道吗!”那人还是愤懑地喊着。

“哦。”喻文州叹了口气,拍了拍手,“好吵。郑轩,割掉吧。”

 

回忆结束。

此时郑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

“大家都是我的兄弟,就像亲人一样的。”喻文州轻轻笑着,“所以受到亲人的背叛我会很伤心的。然后,就会生气。”

“那么请大家配合一下吧。今晚就在蓝雨住一晚上怎么样呢?放心,我也会在的。这里的信号已经完全封闭了,电话和短信都发不出去的。然后,wifi也被完全关闭了,就算开流量也不会有信号的。要是有人趁睡觉的时候逃出去的话……”喻文州打了个响指,“后果自负。”

“好。”蓝雨的人对自己老大可是无条件信任啊。

_(:з」∠)_发现一个月没更新热度掉的好厉害

_(:з」∠)_刚好我最近又被要求写肉

_(:з」∠)_为了逃肉为了庆祝《意外》满四万字,老规矩,要是这次这篇更新一周内能满100热度我就开AO周江肉

_(:з」∠)_XDDDD我相信这次刷不上啦我可以逃肉啦!

_(:з」∠)_最后说一句,喻总好帅!

评论(35)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