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荣耀、你和我(Sweet参本稿)

1.

“现在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我们可以看到赛场上只剩下了三位角色,分别是中国队的魔道学者王不留行,术士索克萨尔以及韩国队的神枪手KLop!!!”

“此时KLop还剩大半的血量,可王不留行只剩三分之一的血量,而索克萨尔更是只剩六分之一的血,因为持续掉血debufff他还在掉血!”

“这个索克萨尔很危险啊,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一颗子弹崩掉……天啊快看!我们的王不留行,正面迎战KLop!!!”

“你们看到了吗,王不留行躲过了KLop的速射!这个飞行角度抓得很刁钻,看来KLop没法预判王不留行的飞行轨迹而进行射击了!!!”

“看啊!!!王不留行分散了KLop的注意力,索克萨尔躲在草丛里对KLop施展了束缚术!KLop被定住了,王不留行俯冲,他俯冲直下!!!一发扫把旋风!!!漂亮!!!此时索克萨尔也瞬发了切割术!”

“这波配合堪称完美,KLop的血直线下降,中国队是否能完成反杀?如果要赢得胜利,恐怕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要一直控住KLop,可是KLop怎么会被长时间控住呢?”

“王不留行和KLop陷入苦战,我看到了什么?天啊屏幕上都是残影,只能看到他们的血条不断地下降!王不留行!是王不留行的血条提前清空!现在KLop把枪口对准了索克萨尔!!!”

“混乱之雨!”

子弹命中索克萨尔的前一秒,混乱之雨先一步落到了KLop的身上,清空了KLop的血条。

“王不留行和KLop的纠缠给了索克萨尔一定的读条时间,索克萨尔的诅咒之雨完美地落到了KLop身上,为中国队带来了胜利!!!让我们为之欢呼!!!!为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完美的配合而欢呼!!!”

“荣耀”两个大字闪入喻文州的电脑里,手腕一瞬间就软了,白光和黑光在眼前闪现,嘭的一下倒在座椅柔软的靠背上。按出诅咒之雨的一瞬间,喻文州觉得心脏都快跳出胸腔了,双手已不随大脑,而是听由潜意识。

他大口地喘着气,周边亮起的灯光刺得他眼睛有些酸涩,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抓紧,低沉又颇为激动的声音传来:“我们赢了。”

那一年,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赢得了胜利,队内十四位队员的名字永久地载入了荣耀的史册。

 

把喻文州推醒了的是王杰希。

“太困了可以先睡,明天电视台还有转播的。”喻文州揉了揉酸涩的双眼,发现自己方才倒在王杰希的肩膀上睡了。

电视屏幕上正在直播第四届荣耀世界邀请赛。

“怎么,广告这么快就结束了?”

“都结束好一段时间了,看你实在醒不来才叫醒你的。太困回房睡去。”

喻文州看了眼电视,开始给王杰希分享自己的梦:“我刚刚梦见第一届世联了。”

“这都第四届了。”

“梦见那个我们最后击败KLop的片段。一模一样。”

“巧了,现在也是播着中韩总决赛。”

“目前形势能赢吗?”

王杰希瞟了一眼电视,轻声叹道:“难。”

喻文州走近看了看电视,看清两方角色上挂着的buff、debuff以及招式cd后,也不由叹气:“确实难。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届时,总决赛也很险。”

“但我们最后赢了。”

“那是个奇迹。”

“奇迹会发生第二遍吗?”王杰希关心的问题往往很现实。

 

当然,现实就是,奇迹不会发生第二遍。

毫无疑问的,中国队输了。第四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获胜的韩国队。现场韩方爆发出激动的尖叫声,欢呼声,荣耀的BGM充斥着整个比赛场馆,点燃了韩方所有观众的一腔热情。

摄像机给了卢瀚文一个特写。卢瀚文是本次团体赛的主力,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世界赛,可他输了。他死死地咬着下唇,憋在眼眶里的泪水反射着场馆的灯光。那个不甘又倔强的少年别过头,不愿在摄像机前露出这副失败者的表情。

喻文州看着这个已经成长起来的少年露出四年前一般幼稚的表情,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这一届韩国那边很强势啊。瀚文开头就扑了个跟头,对他打击应该挺大的。”

孙翔走过去,用力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似乎在安慰他。

镜头切开了。

王杰希关掉了电视,冲喻文州笑了笑。

“该睡了,文州。”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喻文州背对着王杰希,王杰希松松地扣着喻文州的腰。喻文州翻了个身,轻轻靠着王杰希胸口,嘴里含糊地喊出一声“王杰希”。王杰希也一口含糊地回答,干什么。

“我在退役的时候曾经对外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国的新人对付不了外国的新人,我愿重新为国征战荣耀。”

“别傻了,睡吧。”王杰希把喻文州的腰扣紧了点儿,“如果他们的王朝是我们替他们建成的,还不如被人家压着打个几年呢。他们终究会超越当年的我们。都退役了,还像个老队长一样扛着把大旗?”

喻文州松垮垮地抱着王杰希,长出一口气,故作唏嘘地道:“我们是不是都老了?”

“老了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王杰希腾出一只手弹了弹喻文州的额头,然后蹭了蹭他鼻尖,“睡觉。”

 

2.

今早喻文州被顺丰的电话吵醒,挣扎着爬了起来,开门把快件拿了进屋。屋门刚关上,又被晨跑回来的王杰希拉开了。喻文州随手把快件扔给王杰希,自己拖着步子去洗漱。被凉水一激,才清醒了不少。

“文州,你快点儿,这是联盟寄来的信。”

喻文州一听,动作加快了不少,吐掉了口里的沫子,用凉水一冲脸,就走了出来,挨着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探头看着信:“哪呢哪呢?联盟以前通知我们干活哪有这么正式的?不都是一个QQ信息完事的吗?最正式的一次我记得就是打了个电话发了个短信啊。”

“诚请喻文州先生,王杰希先生……”喻文州靠着王杰希的肩膀,慢悠悠地念着信,“参加……”

“荣耀2的发布会……”

喻文州越往下读,眼睛瞪得越大,读完整封信的时候,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王杰希也微微蹙起了眉,用力握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自然是百感交集的,从年轻的时候开始接触荣耀,直到荣耀带给了他荣耀,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站在了巅峰……让他遇上了王杰希。如今,荣耀要有了第二代,这不意味着荣耀第一代的衰落,而是意味着荣耀经过转折起伏后,掀起了新的波澜,这股波澜将把更多的强者送上巅峰,游戏史的“荣耀王朝”将更加鼎盛。

“我……”喻文州攥紧了信纸,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眶里微微有些湿润。王杰希的鼻子也有点发酸,而是把喻文州猛地揽进怀里,发了狠地把人往自己怀里摁,把喻文州扣紧在怀里。喻文州回抱着王杰希,就像第一届世邀夺冠后那般,紧紧相拥。

“应该感到高兴。”王杰希平复一下心情,松开了喻文州,“荣耀的光辉不灭。”

“很高兴。”喻文州抚了抚胸口,“发布会在北京。我们要去订高铁票了。”

“联盟怎么连路费都要我们自己出。”王杰希叹了口气,揽着喻文州的肩膀,掏出了手机。

 

两人是穿着休闲装去的高铁,只是两人脸上都多了一副大大的墨镜。他们拖着行李箱,风风火火地去了火车站。在等高铁的时候,两人赢得了极高的回头率,不过碍于没有确定真实身份,还是有很多人都只是远远看着。

一个胆大的女粉丝走了上来,抬头看着喻文州:“请问是喻队吗?”

喻文州怕自己一说话,声音便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便使劲摇了摇头。

“真的?”女粉丝还狐疑地打量着喻文州,“可你唇形和发型……好像啊。”

喻文州有点恨自己出门前没戴口罩。

最后在他的极力否认下,女粉丝还是点点头走了。可王杰希——可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王杰希歪着头打量着喻文州的脸,调侃般地说道:“请问……是喻队吗?”

“……不是。”喻文州在墨镜下翻了个白眼,“你认错了。”

王杰希又凑近了一点,一本正经地道:“可是你唇形好像啊!”

“像什么?”喻文州反问道。

“喻文州,我男朋友。”王杰希摆出一个很严肃的表情,“特别像。”

喻文州终于憋不住了,一咧嘴笑出声来:“王杰希你好幼稚啊。”

“我很年轻。”王杰希深以为然地道。

“别闹,高铁快到了,走快点。”喻文州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两个人又拉着行李箱风风火火地朝车站跑去。

 

3.

广州到北京有好一段距离,喻文州和王杰希在高铁上便拿出电子产品打发时间。车上没有WiFi,喻文州打开笔电,百般无趣地玩起了扫雷和蜘蛛纸牌。王杰希则拿出耳机,点开一首歌,在旁边看起了kindle.

小说的魅力总是巨大的,回过神来已经看了两个小时了。王杰希觉得眼睛有点酸,便关掉kindle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眼休息。忽然一个重量砸在自己肩膀上——喻文州靠着王杰希的肩膀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洒在喻文州轮廓温柔的脸颊上,喻文州微微蹙着眉,似乎在不满阳光的刺眼。车厢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人会扰醒这个沉睡的人。王杰希低头看着喻文州的脸,伸手揽过他肩膀,另一只手拉上了窗帘。

喻文州的眉头舒展开了,王杰希在他眉心上轻轻吻了一下。

看着睡着的喻文州,王杰希心里又生出一个有点调皮的念头,于是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包里掏。掏啊掏,掏出了一个粉丝送的大小眼卡通眼罩。他小心翼翼地给喻文州带上那个眼罩,然后紧张地看着喻文州的反应。

结果喻文州只是呼噜了一声,动了动脑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过去了。王杰希松了口气,从裤兜里抽出手机,调出自拍模式。

咔嚓。

王杰希拍的角度很低,只能拍到自己的领口,却把喻文州整张脸都拍进去了。

拍完后,王杰希开始编辑起微博。

王杰希V:喻大眼。[图片]

微博通过慢悠悠地数据网络发出去后引发了全联盟的疯狂转发以及叶修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之王杰希来单挑啊,高英杰之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队长,周泽楷的迷之微笑,大批CP粉之99,就是后话了。

 

虽然王杰希在北京有套房子,但是离发布会会场的距离有点远,而且他们也住不了两天,所以干脆直接在会场附近的酒店开了个房。毕竟在一起那么久了,不像刚热恋的小情侣,一开房就干柴烈火你侬我侬地倒在床上干活儿。

他们俩撸起袖管,然后开始划拳。

为了决定今晚晚饭谁买单。

“你输了。”王杰希看着自己的剪刀和喻文州的布,严肃地道,“今晚你买单。”

“不行,三局两胜。”喻文州也一脸严肃地看着王杰希,“再来两局。”

然后喻文州又反杀了两局。

“五局三胜。”

“王杰希你幼不幼稚,都几点了,快去买饭。”然后喻文州就毫不留情地把王杰希推出了房间,关上了门。王杰希觉得心好痛,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男朋友居然跟他计较一顿饭钱。于是王杰希一转头就敲起了门。

“干什么?”听到喻文州在里边儿喊。

“喻文州我钱包没拿,你开门儿!”

 

4.

 

喻文州穿上白色内衬,外面套上一件浅卡其色的休闲西服,便去厕所敲门:“杰希你换好没?”

也不知道王杰希什么毛病,床也上过了,大家都互相看过了,可每次换衣服都硬要去厕所换。喻文州也猜不透他,最后勉为其难地说服自己王杰希要保持神秘感。

咔哒一下厕所门就开了,王杰希一身黑色修身西装,加上酒红色的内衬和黑领带,显得格外有绅士气质,感觉差一根手杖和一顶礼帽就能去外国当贵族了。不得不说,这样的王杰希确实十分吸引人视线,特别是喻文州的视线。

王杰希径直朝喻文州走过去,行了个标准的礼,微微一笑,漂亮的手伸到喻文州面前:“Shall we dance,sir?”

然后喻文州就俯下身戳了戳王杰希的额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只是去个游戏发布会你穿这么正式干什么,又不是和人谈商务上的问题。快去换掉,今晚没有酒会,只有游戏展会。”

“可我好像除了这套,就只带了国家队队服来。”王杰希一脸无辜地看着喻文州。

“刚好我也带了国家队队服。”喻文州翻起了行李箱,拿出一件两人无比熟悉的外套,“陪你穿。”

后来喻文州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王杰希伸手那一刻他确实心跳加速了,不过只有一下,就一下。

然后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迷之微笑,心里复杂。

 

发布会设在游戏展会里,发布会开始前大家可以游场观看国外国内交流研发的游戏体验新技术,更有多款知名游戏和新晋游戏会在会展里售卖。如果说其他游戏是众星,那么荣耀2便是众星拱着的那个月。

现场有很多国内外的顶尖职业选手都被邀请来了,不过中国队来的却只有王喻两人。本来想让叶修这个第一届世邀赛的领队来代表中国队的,但是叶领队表示要蹲在家里玩荣耀2的先行版,懒得来;黄少天又跑去找魏琛唠嗑去了;韩文清还在训练营里视察霸图的新鲜血液;周泽楷太闷了,不善于面对主持人的各种提问;联盟第一女神苏沐橙小姐还和楚云秀追剧追电影去了没时间……联盟主席挑来挑去,最后发现联盟实力强大镇得住场又有时间来的就只剩王喻二人了。

王喻二人早早就来到了现场,他们并没有去到后台准备一会儿的讲稿,而是四处游场。喻文州比较偏爱x雪爸爸的游戏,而王杰希却钟情于x碧爸爸的游戏。有的时候荣耀活动清干净了,没东西玩了,两人就跑去打单机游戏。

“哇……杰希你来看。”喻文州来到了荣耀2的大展台,仔细地看着上面的介绍,“荣耀2,加入了VR技术,让玩家更能体现出游戏的真实感,带给玩家更刺激更强烈的感觉……而且在PVP和PVE上作出了更大的区分,却仍然保留互通性,增加更多玩法……世界观也随之更新,增加更多的职业……可玩性比荣耀高上不少……”

“可以。”王杰希也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很刺激。”

“增加了大陆和国家的区分,例如遥远的东方之国……”喻文州颇有兴趣地看着宣传片,上面出现了一个银发垂下的人,那人转过头,瞳孔里映出了蓝雨的标志。他微微开口,深沉的声音回响在会展里:“东方的神秘,可没那么容易探清喔。”

那当然不是喻文州的声音,而是专门请了CV来配音。

而喻文州都看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这是……索克萨尔?”

“据说是荣耀官方的彩蛋。”王杰希翻着介绍文件,“国家队上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都会依照其角色的捏脸,做出荣耀2的NPC,粉丝可以在荣耀2里近距离接触自己的偶像……这个确实是索克萨尔。”

喻文州在想,幸好魏琛当年创建索克萨尔时没有把自己的照片上传上去然后由系统生成,而是点了系统随机脸。

 

5.

发布会不算特别有趣,但是有一个环节是喻文州必定终生难忘的。

可爱的猫女郎走到喻文州身边,问道:“请问我们的喻队,想要与陪伴你拿到第一届世邀赛冠军的账号卡,索克萨尔聊聊天吗?”

“想。”

“那么请喻队走进我们的体验仓!”猫女郎微微一笑,打开体验仓,喻文州便走了进去。

体验仓里一片黑暗,喻文州走了几步,发现前面有星星点点的蓝色光芒。喻文州静静地看着那片光芒逐渐汇成一个人形,那个人一头银色长发,黑色长袍,比自己稍微高一点,手里拿着长长的手杖。

那张脸喻文州再清楚不过。

“……索克萨尔。”喻文州微张着口,半晌才喊出那人的名字。

“Master.”索克萨尔朝喻文州微微鞠躬,露出了温和的微笑,“我很感激,我的荣耀生涯中,有了你。我会在荣耀2的世界里,继续等待您。”

喻文州微微点了点头,伸出手想触碰索克萨尔,而他的手,却穿过了那无比真实的躯体。

索克萨尔露出无奈的表情,轻声道:“我只是一个光效拟人罢了,master是无法碰到我的。不过,能够见到您一眼,已经是我的荣幸了。”荣耀2请来的配音果然厉害,只是简简单单两句话,便将喻文州对索克萨尔的感情勾了出来。

“索克萨尔,谢谢你。”喻文州朝索克萨尔点点头,“我会珍惜有你的荣耀。”

“听到master的话,我就放心了。”索克萨尔微微颔首,露出微笑,然后星蓝色的光点逐渐散去,人形逐渐消失,体验仓里恢复了黑暗。

 

“我也想见一下王不留行。”两人逛到很晚,回酒店的路上,王杰希忍不出叹了口气。

“总会见到的,荣耀2出了后,你就可以去找王不留行聊天了。”喻文州笑着安抚王杰希,“我也想去看看王不留行。”

王杰希把游戏公司送的大福袋塞到了喻文州手上,装出悲痛欲绝的样子:“作为见索克萨尔的代价,袋子你拿着。”

“王杰希你太会占便宜了。”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接过袋子,两个袋子一并提着,而王杰希则两手空空地走在喻文州身边。

“我会占便宜?”王杰希反问一句,然后伸手搂住喻文州的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便飞快地松开喻文州,当没事儿人一样继续走着,“哪有。”

“王杰希,大街上呢,都说了你不要那么幼稚。……噗嗤。”

 

回到酒店后两人几乎是飞一般地跑到床边,然后深深砸在床里。游展真是太累了,两人觉得比跑了八百米还累,腿脚痛得都快断掉了。可能是因为懒,这两人死都不肯下床去洗澡,干脆就穿着一身国家队队服睡着了。

 

6.

喻文州是被硌醒的,揉着眼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睡到了福袋上。喻文州掏了掏福袋,把那个硌着自己的小玩意儿掏了出来,原来是一个电子猫耳。喻文州拿着那猫耳,看着王杰希,露出一个坏笑,把猫耳小心翼翼地戴在王杰希头上。他又掏出一条大大的,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想了想给拴在自己腰上了。

欣赏了一下睡着的猫耳杰希,喻文州微笑着拿出了手机。

“上次是谁给我戴那个眼罩还拍照发微博的……”喻文州这么想着,拿出手机对准王杰希,开始拍照。

谁知道喻文州忘记给手机调静音,还忘记关闪光灯了。王杰希听见有什么东西咔嚓了一声,又有什么东西闪了闪自己的双眼。王杰希醒来后揉着眼睛,脑子里还是懵逼的,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头上带了个电子猫耳。

王杰希把那猫耳朵拽下来,看着躲在一旁藏手机的喻文州,一切都晓得了——这家伙趁着自己睡着了偷偷给自己戴猫耳朵还拍照。

“那边那只喻小狐狸,把你手机交出来,照片删了。”

“啊?什么照片?我不知道啊。”喻文州还想再装装傻,然后王杰希一下子扑过去把人抱在怀里,试图抢他手机。

“别抢别抢……有话好好说……”喻文州死死护着自己手机,王杰希见抢不到,便抓着喻文州的狐狸尾巴,然后挠他痒痒。

别说,喻文州还真怕痒,他瞬间蜷起腰,笑个没完:“别、别……哈哈哈王杰希你住手……别挠哈哈哈哈……”

大早晨的,这俩人折腾得床都在嘎吱嘎吱响,楼下不知道的住客或许还以为楼上的小伙子精力好打晨炮呢。

折腾够了,这俩人才长出一口气,一起倒在了床上。

窗外的太阳慢慢地升起,透过窗帘,温柔地洒满了地板。安静的房间,两人静静地喘着气,互相抵着额头轻笑。他们抚摸着彼此的脸颊,互相亲吻,无名指上的两枚男士戒指闪现着熠熠光辉。

荣耀还有很美好光鲜的未来,他们也是。

 

大家好我是人间蒸发了一万年的山茶(ni)心力交瘁地弄本子,弄完本子之后我就来混更(划掉)啦!x感觉一万年没写文了退步得飞起,反正,如有ooc锅都在我,王喻一直都,甜!到!飞!_(:з」∠)_顺便打个小广告,《Sweet》购买链接戳这里←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