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志试阅】《Sweet》王喻砂糖向同人合志试阅

今天放出的是《Sweet》的试阅,大家可以自行阅读试阅后再选择是否购买本子噢_(:з」∠)_

 

文/云旗

00

收到喻文州微信的时候,黄少天刚结束实习,挤着B市下午六点晚高峰的地铁,昏昏沉沉地往学校晃。

“我后天下午到。”对方这样说。

在五道口下了车,黄少天呼吸着并不很新鲜的空气缓解了连闷两个小时的晕车,小跑着去给室友们排枣糕,他来得晚了,看着眼前长长一串的队伍,掏出手机开始啪嗒啪嗒打字。

“大眼!文州来B市了,你知道不?你最近忙啥啊,好久不见你了,约起来呗,把小周也叫上好了,你啥时候有空啊?他后天下午到,有空不有空不?”

王杰希大概是在忙着什么别的事,半天不回,黄少天没耐性只盯着一个对话框,切出去和室友聊游戏,好半天才看到左上角冒出一个“1”。

王杰希就回了个这:“?”

 

01

他们几个是高中老同学,而时间的齿轮一转眼已经卡到大学即将毕业的夏天。

喻文州那一年高考失利,留在了珠三角,巧的是当初玩得好的一帮兄弟却阴差阳错、或好或坏地,都考在了B市。今年喻文州被保研到中科院,来了首都,迟到的重聚怎么说也为当初的失之交臂挽回了一点遗憾——只是这回毕业又是新一轮的各奔东西,黄少天刚签了三方,两个月后毕业就打算回G市工作;周泽楷要出国;只有王杰希,他原本就是B市人,当年高中只是因为父亲做生意到G市,才因此借读了三年,认识了这帮兄弟,现在他考回来了,留在家乡也是理所当然的。

理论上讲,这几个人中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最熟的,两个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实打实的竹马,除了初中分在了同校的不同班级,其余还全是同班的那种情谊。两人的家也住得近,同一个小区五分钟的脚程,天天一起骑车上学,大学后每年寒暑假也常相聚,打个球、吃个饭什么的。这四年见得最少的是王杰希,准确来讲一次也没有,他回了B市后就不再来G市了,或许是他对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城市并没有太大的感情,他在高中时人缘不错,可之后几次的同学聚会却每每都缺席。

因此喻文州来B市,最先联系黄少天也无可厚非。

 

几人约在了距离几所学校路途折中的火锅店里,喻文州和黄少天先到,周泽楷和王杰希前后脚。除去喻文州,其他几个都在B市念大学的,实际上联系也不多,同一条路上的几所学校,明明距离不远,可是大家都有了新的生活,还是更多地和新的朋友玩。好在还没出校园的男生,比起高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男人间的友谊更是奇妙,三秋不见如隔一日,许久没联系了也不觉得很陌生,更何况有黄少天这个话唠在,刚坐下来气氛就显得热烈极了,比起多年前几人聚在高中门口的小面馆里热火朝天地聊天吹水的情景,似乎也差不了多少。

周泽楷默默地拿记号笔勾菜单,黄少天伸长脖子看过去:“多来点肉啊!肥牛羊组合来两份?”

“老王不吃羊肉。”这话接得太熟太快。

王杰希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喻文州,却见对方正冲着周泽楷那头(的菜单)叮嘱,脸上带着笑意,目光没分给他一寸。

“哦是哦,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这印象了,文州你记性真好,咱们都多久没一起吃火锅了啊你还记得?我真的是小瞧你了,你简直……”黄少天感慨起来没完没了。

周泽楷点完了菜,推给王杰希看有什么遗漏和忌口。王杰希接过来草草扫了几眼,表示都可以。他保持着和周泽楷一样的谜之沉默好一会儿,直到锅底上来,才抽了筷子戳爆面前消毒碗碟的塑料包装。声音有点响,喻文州这回看了他一眼,两人目光相接时冲他露出了一个温和又礼貌的微笑。

又等了一会儿,王杰希终于在黄少天的滔滔不绝中插了个空,问了喻文州一句:“你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喻文州回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文/微霜

七月份午後的B市熱得不像話,一踏出冷氣房暑氣便撲面而來,路上行人寥寥無幾,顯然大部分人都沒有什麼閒情逸致在這種天氣外出。

  關上窗開了冷氣,喻文州想想這樣閒置一個美好的假日下午實在是太浪費了,索性拉起王杰希一起整理家裡環境。雖說平常兩人都會定期清掃屋子,但真的要整理起來雜物還是多得驚人,不一會整間房子就被各種東西堆滿了。

  整理到一半,喻文州突然從書堆裡抬起頭,朝王杰希招了招手,語氣還有些興奮,“杰希,你看這個。”

  王杰希放下了手上整理到一半的書櫃:“怎麼?發現什麼了?”

  他湊上前一看,那是一本相簿,上頭貼了張標籤寫著一個年份──是他們剛交往的那一年。

“啊……是我們的第一本相簿呢。你從哪翻出來的?”王杰希乍看之下有點兒吃驚。他們倆習慣每隔半年去沖洗一次照片,每一本相冊都被好好地收藏在一個櫃子裡,結果之前卻發現丟了第一本。

“和一疊電子競技周報放一塊兒了。”喻文州翻開一頁遞上去:“我剛剛看到這個──”

  王杰希看了一眼,立刻笑了出來。

  那是一張他們倆的合照,看起來像是隨手抓拍,畫面中兩人看著彼此笑得燦爛而自然,背後是一片無垠的藍天,不遠處有隻長頸鹿頭正好對著鏡頭,還叼著一隻長滿翠綠嫩葉的枝枒。

  王杰希接了過來細細打量,眼底寫滿懷念:“這是第一次約會的照片吧?那時候我們幾歲?二十五?”

“差不多。”喻文州笑著指了指封面的年份:“我們交往十年了呢。”

“真年輕啊……”王杰希一頁頁翻著,看著裡頭各種動物,還有許許多多他們倆的身影:“結果現在都退役好久了。”

  喻文州撐著下巴,思考了一下,“哎,杰希。”

“嗯?”王杰希轉過來看他。

“我說……”喻文州瞧著他,嘴角慢慢揚起一抹笑意:“擇日不如撞日,我們明天去重遊一次第一次約會的地點如何?”

  說起初次約會,無論多少年過去了,他們仍然記憶猶新。

  第一屆的世界邀請賽,中國隊眾望所歸地得了冠軍,慶功宴時喻文州打定了主意去找王杰希告白,並且成功攻略了已經雙向暗戀了三年的魔術師。回到B市後,王杰希便問喻文州願不願意在B市多留幾天度過夏休期的尾巴。

  兩人一塊兒盤算上哪兒去約會,結果各種約會地點都討論過了一遍,最後得到的結論居然是動物園。

“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我們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決定要來動物園這種適合闔家光臨的地方?”王杰希把買來的票遞給喻文州一邊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嘆。

  環顧四周,十年過去了,動物園外頭的招牌都換了個新的,票價也漲了,但還是有些東西沒有改變──例如浮動的氣氛、喧鬧的人潮、專屬動物園的氣味,還有一群尖叫哭鬧大笑的小孩子。

  喻文州的表情不無懷念,“也許我們只是想緬懷童年?”

“那還真是有懷舊的情懷啊。”

“先不說那個,杰希。”

“嗯?”

  王杰希剛回過頭來,就看見喻文州對著他按下了快門,衝他笑得一臉燦爛。

  他拍照這喜好是兩人交往前就有的。喻文州特別喜歡單眼相機,王杰希自然是他相機下出現頻率最高的人物。

“……我看看。”王杰希很是無奈,湊了上來看喻文州的相機。

  照片中的那人簡單的一個回眸,身後藍天白雲,畫面乾淨漂亮。王杰希評論道:“拍得挺好的。”

  喻文州笑了,把螢幕關起:“都拍十年了,進步是必須的。”

  好了,走吧。他道,朝王杰希伸出手──揭開了這場十載春秋過後舊地重遊的序幕。

 

文/无痕

00.

喻文州在市重点荣耀高中念的书,高一没分文理的时候就已经在强化班了,心安理得地念了一年,各科成绩都算不错,文科尤其好。期末考完分科的时候,在所有老师觉得喻文州估计会选文科的情况下,喻文州冷冷静静地选择了理科里地狱级别的物化。

所有老师都目瞪口呆,虽然喻文州也堪称全科天才,但他的文科到底还是比理科强很多,至于为什么选物化,只有喻文州心里最清楚。

原因很简单,他高一的化学老师王杰希,高二会继续带物化实验班。当然对别人给出的理由,喻文州是这么说的:“文科班卷子太多答案太长,写起来累啊。”

色令智昏,喻文州你不得了了啊。

01.

说起王杰希,正儿八经把他算作老师,实在有点委屈他了。王杰希说是一帮学生的老师,其实自己还年轻得很,二十几岁而已,统共没比学生大多少。他大二就去考研了,成绩相当出色,毕业前夕荣耀高中就已经给他发出了聘书,王杰希暂时也没有别的安排,就选择了先来荣耀高中教几年书——或者一直教下去也未尝不可。

毕竟桃李满天下的梦想王杰希很小的时候也是有过的,至于后来又想了些什么王杰希自己也不记得了。那时候他的思维太过天马行空,直到学了化学才被这门学科迷住,一路靠着竞赛签到了一所名牌大学的相关专业。

一直希望王杰希当个化学家名垂千古的老教授,在得知王杰希选择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后,气得差点抄起拐杖把王杰希揍一顿,不过那时候的王杰希已经安安稳稳坐在荣耀高中高一年级的办公室了。

显然学校很重视王杰希,即使是他第一年任教也给了他一个最好的班试手,王杰希也没让校领导失望,那个班的化学成绩从学期开始到学期结束,笑傲高一所有班,根本难以望其项背。

所以许多老教师都不得不承认,高一这下不得了,出了个天才老师。

当然,王杰希也是注意到了喻文州的。

这个学生很有趣,永远安安静静地坐在下面听课,笔记倒是抄得很少,似乎很有选择地摘录王杰希说的知识点——王杰希讲课也很随心所欲,他很少写板书,课却讲得不错,但很难让学生整理成笔记,这就很考验学生的个人能力了。

王杰希留心过喻文州的作业和考卷,心里其实是很赞赏的,这个学生思路活,做题也不死板,挺有前途。

所以喻文州同学不知道的是,王杰希老师也很早就盯上他了。

 

文/西瓜皮

1.

    “我准备辞职。”

    方士谦抛出这话时,王杰希正顶着黑眼圈整理积压如山的病历。他仄仄地嗯了一声,半天才反应过来,惊诧地抬起头。

“别瞪我……再瞪也是大小眼。”方士谦靠在窗前,朝窗外努了努嘴,“瞅瞅,昨儿那伙医闹的还堵着门没走呢,老子不陪他们扯皮了!还是歌里唱的好啊,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他勾起手指笃笃敲了两下窗玻璃,“看,春天到啦。”

    王杰希一言不发地推开键盘,和方士谦并肩站到窗边。天空被楼群切成支离破碎的湛蓝块儿,正午的光线明亮刺眼——冬天的确过去了,连一撮雪渣儿都没剩下。

    在病房楼里,季节的变换是永远隔着这样一层玻璃窗的。窗内是四季恒温的走廊,是仪器屏幕上跳动的曲线,是无孔不入的过氧化氢消毒液味儿;窗外才是阳春三月草木萌发,才是鸡蛋灌饼烤冷面、铁板鱿鱼羊肉串。

    “林主任引咎辞职了。”方士谦语调平平,“领导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根本不是林主任的错,不过到底出了人命,如今也只能让他背锅、息事宁人喽。”

    “我知道。”王杰希眸色沉沉,嘴角抿出冷硬的弧度。

    “我不想苟且偷生。”方士谦把烟头碾在窗台上,懒散地补充道,“啊,不是说你啊……反正,我们一走,儿科就剩你挑大梁了,你可不能掉链子。”

    “不会。”王杰希暗暗咬紧牙根——他循规蹈矩地做了多年的乖学生,经历了手忙脚乱的实习期,也当过熬眼瞪皮的住院医,如今三十岁,总算修炼成了独当一面的主治医,人生才刚上了预设的轨道,哪是说放就能放下的。

虽说现下这环境,医生当真算不得什么好差事。

 

    王杰希百无聊赖地俯身朝楼下看,值班室的窗户面对医院侧门,门外就是塞满小吃摊的街道,拼砖路面油迹斑斑,食用香料混着油烟呛在空气中,整条街像根憋着咳嗽的气管儿。

    吱呀一声,铁门打开半扇,一个穿深蓝色风衣的男人从缝隙里侧身晃了出去,引得医闹团伙内部一阵人头攒动,有人搡了几把,大部队便情绪激动地一拥而上——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个男人只是个无辜的路人,并非他们讨赔偿谈价码的目标,只好又骂骂咧咧地撤回路边。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小男孩,被人群绊住,跌跌撞撞了几下,摔在了地上。

    “碰瓷的?”方士谦咂咂嘴,表示怀疑,“新招儿啊。”

    王杰希皱了皱眉:“不至于吧。”

那男人好像并没起疑心,很快停住脚步,附身去拉那小男孩。王杰希在楼上看得并不真切,只能凭多年的行医经验判断,小男孩大约在哭,于是那男人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蹲下身,耐心地调整成与小男孩平视的角度,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帮他擦起眼泪来。

明明是嵌在异常浮躁的场景中,明明周围净是些喊打喊杀的暴徒,那个男人,却可以浑身都散发出优雅而从容的气息。

那么温柔,那么……令人羡慕。

    “他是谁?”

    “没见过,不是本院职工吧。”方士谦说,“不过,一看就是个滥好人,跟你一样。”

王杰希猛然间有些恍惚,也曾有患者家属握紧了他的手,喊他“好人”,哀求他救救孩子,于是他向那对本已绝望的夫妻介绍了最新疗法,又热心帮他们联系了进修时的教授,却不想就此落了把柄——新疗法终究没能保住那孩子的命,那位被悲伤和失望侵蚀得憔悴不堪的父亲,则用仅存的力气拎起他的领口,骂他骗子,让他去死……那双充血的眼眦至今仍时常造访他的梦境,让他在无数个子夜蓦然惊醒,胸腔间穿过空洞的风。

 

以上是《Sweet》的试阅,有意愿购买的宝宝们点这里←☆

_(:з」∠)_欲知后事,以及剩下的十几万字,买个本子吧!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全本都是糖不要6000不要600只要60块!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