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雪色(14)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白气从咖啡杯里丝丝缕缕地逸出,向上升起,又悄然消失。

喻文州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十点半。喻文州揉了揉眼睛,拿出眼药水,仰头闭眼拨眼皮,熟练地给自己点好了眼药水,然后继续在办公室里奋力战斗。

喻文州完成了最后一份表格,点击打印,然后按黑了屏幕,在打印机的工作声中趴在办公桌上闭上了双眼。

 

王杰希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用手背用力地擦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喻文州的眼神发生了一点儿变化:“喻文州,你干什么?”

 

一闭上眼,这一幕场景便不断地在脑海里循环播放。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早就分手了你知不知道?”黄少天长吁出一口气,“你做这么多王杰希他知道么?他就算知道他会在意么?”

 

其实我都明白。王杰希不会知道。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值不值?”

 

不值。

喻文州眼睛闭得更紧了,紧紧皱起眉,死死攥着拳头,指节因为太用力而泛白,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

这种白用功有意思吗?

一点也没意思。

喻文州本来以为他有机会一点一点靠近那个人,就像空气一样漫入他的生活,充满他的全世界。空气这种东西,平时不会被人注意,但是只有失去的时候,人们才会发现自己窒息了,他们才会明白他们根本无法离开空气。

喻文州一心想要成为王杰希的空气,可是他忽然明白过来,人就算再离不开空气,也不可能和空气结婚;人就算再离不开空气,也不会爱上空气。

他还记得王杰希看自己的眼神。

是厌恶和惊愕。

王杰希下意识地擦着自己的嘴唇,下意识地后退与自己拉开距离,下意识地逃避着自己表达出来的喜欢。

“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或许是因为熬夜的关系,喻文州的声音沙哑了许多。喻文州的眉头舒展开来,依旧闭着眼,一副轻松的表情。就像一场比赛,如果对自己抱有巨大的希望,那么整个比赛的过程,自己都会特别紧张;如果已经完全放弃了这场比赛,便会变得轻松了,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必定会失败。

就像解开数学压轴题的学生,就像被治愈的抑郁病人,喻文州开窍了,放手了。

喻文州第一次觉得这么轻松,心里的不痛快似乎被清空了。他放弃了王杰希,选择了其他的道路。终点只是一片沼泽,路上全是荆棘和陷阱,只有傻子才会走这种路吧。

喻文州觉得精神了不少,他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唇角高高勾起。

“啊——”喻文州长长吁出一口气,“累死了——赶快回家洗澡然后早点睡觉,后天周末我要通宵打DOTA!!!”

“我也玩DOTA的。一起玩?”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喻文州举起的双手还没放下——他还没来得及放下双手,身体就僵硬了。他静静地看着王杰希推门走入。他的目光在王杰希身上凝固了。

喻文州很快就缓过神,垂下双手,习惯性地扬起唇角,对王杰希笑了笑:“王经理,都这么晚了,来蓝雨有何贵干?高层们可都已经回家了,有什么事不妨明天再说?你看这都要十一点了,很晚了。”喻文州的声音十分平静,他低头收拾着办公桌的东西,顺手端起凉了不少的咖啡大口地喝完。

“你也知道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家?”王杰希看着这样疏远自己的喻文州,心里有些难耐,“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加班。”喻文州收拾好了东西,拉上了公文包的拉链,指了指打印机里打好的文件,“刚好,帮我把打印机那叠打好的东西拿过来吧?”

“怎么还工作到这么晚?最近蓝雨给你布置的任务特别多?”王杰希拿出打印机里打印好的表格,走过去,朝喻文州递去。

“我自愿加班的,前期越苦后期越甜嘛……谢谢。”喻文州道着谢,刚要伸手去接,那叠表格却往后一缩,让喻文州抓了个空。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抬眼看向王杰希,眼中充满了无奈,“干什么?”

“为什么挂我电话?”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这温软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就像一个人惹怒了一只猫,后来后悔地去找猫道歉,那只猫却发了狠地用爪子挠了他的手背。人疼得想要大叫,猫却睁着眼用温软的表情看着他,让他的火闷闷地在心里泛着火星,却始终点不燃。

“怕是午夜凶铃。”喻文州无奈地笑着,继续去够王杰希手里的表格,王杰希却把表格高高举起不让他够到。

“胡说,你就不会看备注?”王杰希继续不依不舍地追问着。

喻文州无可奈何地摇着头:“王杰希你是不是不开窍?”

“正是因为开窍了,我才来找你。”

“可是我放弃了。我已经放弃你了。”喻文州踮起脚飞快地伸手把文件从王杰希手里抢过来,迅速地放入文件袋中,然后塞入一个抽屉里。他提起公文包,对王杰希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那么我先走了。”

“喻文州!”王杰希承认,他被喻文州激怒了。他讨厌喻文州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讨厌喻文州对自己的躲避,更讨厌他那句“放弃”。他把喻文州活生生地拽了过来,捧着他的脸想要吻下去,却被喻文州用手掌挡住。

“杰希,”喻文州的手指在王杰希的嘴唇上划过,低声笑了笑,“这个就不用还了。”

“不值得。”

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眼里的笑意,心瞬间凉了一大截。喻文州的眼神十分平静,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眼睛确实是心灵的窗户,看到喻文州那双带着笑意的眼时,王杰希便知晓了。狡黠、迫切、惊慌,喻文州的眼睛里什么情绪也没有,正如真正的湖泊一样,淡然无波。

在那一瞬间,王杰希觉得,自己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沉默了许久,王杰希才开口。

“我知道了。”

“那你早点回家,真的很晚了。不介意的话我开车送你?”喻文州看曾经的爱人终于妥协了,心中不禁感到一丝愉悦,语气都轻快了很多。

在喻文州的潜意识里,或许王杰希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他的同情心泛滥了。或许王杰希是在可怜自己,可是自己哪用他可怜。

喻文州是什么人?他看起来温润如玉,可内心却没有那么滚烫。如果说他这些年里唯一的软肋是王杰希,那么今天,那个软肋便消失了,喻文州的心彻底地成了一块儿用理智雕刻而成的铁石。

如果说喻文州对王杰希还留有那么一丝感情,也只是友情了,他们就像相识多年的好友一般。

 

喻文州回到家时,意外不像平时那样疲倦。他像往常一样看了一遍第二天的工作计划表,便去冲澡。冲完澡躺在床上想睡觉,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可能是加班的时候喝了高浓黑咖啡。喻文州想着,便大半夜地爬起来做工作。不得不说他的工作真的跟他中学时的数学课一样枯燥,做着做着就又有了困意。今儿一整天眼睛都被电脑屏幕折腾,半夜看了好一会儿电脑,喻文州的眼睛便觉得干涩了。趁着眼睛酸涩,他赶紧保存了文件,然后爬上床好睡觉。

尽管眼睛疲倦了,他的意识却意外的精神,下意识开始回忆这一整天发生的事。

 

喻文州和王杰希出了办公室后,就直奔楼下停车场。喻文州开着那台白色菱帅,出了停车场便轻车熟路地朝王杰希家里驶去。

“吃夜宵吗?我请客。”半路上,喻文州没给王杰希说话的机会,引领着话语的主导权,全程拖着他闲聊,感觉真的像两个好朋友在一起瞎唠嗑似的。

“谢谢,不用。”王杰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也是,夜宵还是少吃一点。晚上吃太多会长胖。”喻文州开着车,在红灯前稳稳地刹住了车,平静地直视前方,嘴角微微勾着。

王杰希可不想和喻文州讨论关于吃夜宵会长胖的问题。

“可能是工作有点累,我觉得我最近瘦了挺多的。我记得你家对面那个店的夜宵味道挺不错,等一下我还想顺路买一份回家吃。”喻文州拐过一个弯,朝王杰希家里驶去,“看,就前面那家。”

“以后你要么少加班要么多吃饭吧。加班工作太辛苦,晚饭消化得很快的。”王杰希示意喻文州停车,“我就在这下车吧。”

“还有一段路,不用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你去买夜宵吧。”

“好。”喻文州把车停在路边,扭过头看看后座正在打开车门的王杰希,眼中映上了街灯的灯光。他笑着开了车门锁,冲王杰希摆摆手。

“走夜路小心点,回家早点睡。”

“我知道,你也是。”王杰希无奈地笑了笑,“你这么单薄的身子,当心被人抢了。”

“我不会的。”喻文州嘴角扬起的弧度变大了,“王杰希,你看,好聚好散多好。”

王杰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时,喻文州的眼睛似乎变得更明亮了。

亮得王杰希难以与他对视。他没有多看喻文州一眼,匆匆推开了车门,便下车了。

 

又变成了国产青春言情小说。

今天@沐妖Demon 生日,这其实是1篇生贺,另一篇我没写出来。

码字的时候眼泪掉下来,我想应该不是被剧情虐哭的而是被账号卡狗哭的。

看的愉快。

【好聚好散就是要笑着过,像朋友一样相处,不然不值。】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