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雪色(12)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说是要尽自己所能,喻文州还真是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去工作。

他拼着命去适应微草布置下来的工作量,一天到晚他都沉浸在工作中。本来每天五点钟下班,他却经常加班到半夜,再累他也没吭一声。近段时间他分到的工作确实变少了,可喻文州却做得更认真了,完成后往往都要核对很多遍。有些同事不想做这些工作了,就推给喻文州干,喻文州还没拒绝,只是笑着接过别人推来的工作,认真地完成。

黄少天听说这件事,忍不住找喻文州聊了聊。

“我说文州你怎么这么好欺负啊?人家叫你做那些工作你还真去做啊?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住。搞定了自己的事情就去休息嘛,哪有你这样的,别人推来的事情你还一件件包揽了,你傻不傻啊?我记得以前你都没有傻成这样啊?”黄少天在电话里有些恨铁不成钢,喻文州都能感受到黄少天的愤懑了。

“少天。”喻文州轻声笑着,“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他们虽然会推工作给我,但都不太多。他们也是知道分寸的。”喻文州讲电话之余,手里的笔依然在笔记本上写着些什么,“这个计划是蓝雨和微草的心血,我不能只想着自己做完工作就好,我要关照的是整个计划。王杰希是整个计划的负责人,这个计划对他的未来有很大的影响。我不希望这个计划出任何问题,所以我会尽自己的力去……”

“喻文州!”喻文州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了,“你是不是看不起王杰希啊?”

喻文州被打断了,过了好一会儿嘴里才吐出一个单音节:“呃?”

“你以为王杰希是谁啊?他的能力完全不在你之下的吧?听你说这个计划也挺大的,你还真打算自己一个人把整个担子扛下来,然后给王杰希铺路啊?”黄少天有点激动,“王杰希他的路是要自己开出来的,不是你铺出来的,你知不知道?公司的东西要是出了岔子,你以为他自己不能处理好吗?对于这方面,人家比你还有经验。你还真就想给他铺好红地毯,给他戴上皇冠才甘心?”

“是。”喻文州只回答了一个字,可语气却十分坚决,颇有种“你别拦我反正你也拦不住”的气势。

“……”黄少天被他这一个字堵得有点说不出话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喻文州。”

“嗯。”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早就分手了你知不知道?”黄少天长吁出一口气,“你做这么多王杰希他知道么?他就算知道他会在意么?”

“我不知道啊。”喻文州说的坦然,仿佛一点也不在意这些。

黄少天对说服喻文州这件事有点死心了,他最后挣扎着问了一句。

“值不值?”

“值。”依然是一个字。喻文州轻轻笑了。

因为我愿意。

 

午饭过后,喻文州摸着被填饱的肚子,快步走回办公室,准备偷点儿空出来补觉,毕竟他已经打算今晚再加次班,估计又要做到大半夜了。走进办公室的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王杰希?”喻文州微微挑了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计划刚开始的时候王杰希在蓝雨住了几天,因为太多事情要在蓝雨处理。计划慢慢走上正轨时,王杰希又调回微草去了,所以喻文州倒是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了。这会儿在自己的办公室见到王杰希,喻文州还是很惊讶的,只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罢了。

王杰希甩了甩手上一叠纸,无奈地道:“楼上打印机坏了,我急着用,来你这儿借个打印机用。”

“我问的不是这个。”喻文州抿了抿嘴唇,“你怎么来蓝雨了?”

“拿个设计稿。”王杰希又甩了甩手上的纸,“顺便来看看你。”

“哦?”喻文州勾了勾唇角,“看看我?”

“视察工作。”没等喻文州继续说,王杰希便用四个字堵住了他的嘴。

喻文州微微垂了垂头,心里总觉得有些空,仿佛被一阵海浪捧到了高空,又一下子坠入了海底。还来不及感到开心,就被失落填满了。这种感觉还算不上难过,只是失望罢了。喻文州抬起头,无奈地笑了笑:“我工作完成得挺认真,你大可以放心。”

“我放心你。”看喻文州笑了,王杰希也微微扬起嘴角。

喻文州忽然觉得眼睛有些干涩,迫不及待地想要分泌一些液体去滋润自己的眼睛,眼睛却一跳一跳的难受得厉害。喻文州低头揉了揉眼睛,闷声问道:“可以帮我拿一下眼药水吗?就在打印机旁边,第二个抽屉。眼睛有点干,不舒服。”

喻文州没有抬头,他只听到那个人很快说了一声“好”,然后一阵拉开抽屉翻找东西的声音传来。喻文州一直低着头,直至王杰希走到他面前,都没有抬头,只是慢慢地揉着眼睛。

“别揉了。眼睛要坏掉了。”王杰希拿着眼药水走到他面前,微微皱起眉,“把头抬高点,睁大眼。”

喻文州照做了。

王杰希伸出两根手指拉着喻文州的眼皮,把眼药水滴到他眼睛里。

眼药水一接触眼睛,喻文州就马上闭紧了双眼。

一滴水从他眼角滑下。

像眼泪一样。

王杰希又皱了皱眉:“别这么快闭眼,眼药水都被挤出来了。再滴一次,睁眼。”

喻文州只好又睁开眼让王杰希滴了一次,这次眼药水没有被挤出来了。滴完后,喻文州慢慢闭上双眼,转了转眼珠,让眼药水晕开来。

喻文州闭着眼,看不到东西,伸出手在面前摸了摸,摸到了王杰希的脸。

“这个是什么?”喻文州说。

“……”王杰希沉默了。

“我猜是王杰希。”喻文州慢悠悠地说道,“……的脸。”

王杰希被他逗得笑了出来,无奈地抓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下来,“恭喜喻文州小朋友答对了。”

喻文州睁开双眼,可能是因为刚滴过眼药水,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发亮。

“喻文州小朋友……”喻文州继续慢悠悠地重复王杰希的话,“答对了。所以喻文州小朋友想要一点小小的奖励。”

王杰希觉得有些好笑:“你要什么奖励?”

喻文州没说话,他眯了眯眼,忽然凑近过来吻上王杰希的嘴唇。

王杰希有些发愣。

这是不轻不重的一个吻,说是吻,其实也就是两人的嘴唇互相贴了一下。

喻文州凑过去吻了一下他之后马上就松开了,眉眼弯弯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王杰希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用手背用力地擦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喻文州的眼神发生了一点儿变化:“喻文州,你干什么?”

王杰希不敢说出来,喻文州吻上自己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跳都快停了。

看着王杰希用手背擦嘴唇的动作,喻文州有些无奈,一阵浓烈的失望感涌上心头,刚滴进去的眼药水好像又要从自己的眼眶里溢出来了。喻文州觉得自己心好像被浇了一桶冰水,拔凉拔凉的,有种刺痛感。喻文州搓着冰冷的手指,低头往手心里哈了一口热气,然后抬头看向王杰希。

那种直接的,像利箭一样的目光看得王杰希有点心慌。

“王杰希。”喻文州笑得很无奈,脸上是那种疲倦的表情,“我累了。”

“我准备放弃了。”喻文州自嘲地笑了出声。

王杰希沉默了好一阵子,开口道:“幸好,还不算晚。”

 

_(:з」∠)_昨天祝大家小年快乐呀!XD【←

_(:з」∠)_我总觉得我越写越像be咋办xxx

_(:з」∠)_诶嘿不管怎么样大家新年要快乐噢☆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