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王喻][ Day 100 ]未完待续……

王杰希和喻文州退役后确定了关系,两人在北京住了几个月,无奈喻文州实在水土不服,习惯不了北京的环境,王杰希便只好顺着喻文州,两人回广州去定居。喻文州在珠江新城有套公寓房,一百四十多平,两个人住还算宽敞。不过那房子喻文州好久不住了,因为离蓝雨俱乐部有点远,工作不太方便。第六赛季蓝雨夺冠那年,他的父母就搬回老家了,只留下了那个空空的公寓房和一些家具。

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上了楼,喻文州站在自家门前,在包里摸了好久,才摸出一串贴着老旧标签的钥匙。喻文州一边拧着锁,一边给王杰希做心理工作:“这房子大概也有五六年没住人了,里面大概有些呛,你……你做好心理准备。”

“……这房子还能住人吗?”王杰希抱着手臂站在后面。

“大概,可以吧……咳咳!咳……”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里面的红木门,不料门一推开,里面大片的灰尘就扑了出来,扑了喻文州一脸。喻文州一边用手在面前扇着,一边咳嗽,还打了个喷嚏。

王杰希手里拿着个喷水瓶,往门口喷了好一会儿水雾,才把那些灰尘压下去。

喻文州也从包里拿出个喷水瓶,一边喷一边向前走。走进玄关,他拿出几张报纸垫在地上,然后把两人的行李放在报纸上。不得不说,这五六年没住人的房子味道可真不好闻,一股子浓浓的怪味儿,闻着怪恶心的,角落都是蛛网,墙上也多了很多霉点,简直跟游乐园的鬼屋差不多。

房子里很宽敞,因为很多家具都被喻文州的父母搬走了。喻文州和王杰希在房子里看了一圈,发现剩下的家具真的是少得可怜。客厅里就剩一沙发和一玻璃茶几,连电视都消失了。喻文州原来那卧室里的东西倒是一样不少,连他以前吉他都好好地摆在书柜顶上。不过他父母房间里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留,另一个卧房还剩张床,杂物间里也只是堆了些生活用品。

“挺空的。这样收拾起来倒不用那么费力了。”王杰希拉开客厅的窗帘,让阳光照进来,然后站在客厅里环顾了一下。

“是啊。不过需要打点的东西就有些多了,有些发霉了的家具也要扔掉。”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王杰希,“你去卫生间看看水还能不能开,能开的话就先把拖把洗一洗,把地给拖了。我去把窗子都打开通通风。”

喻文州的父母有出门前打扫卫生的习惯,搬家也是如此。他们搬走前早就把家里的卫生给搞干净了,地上没什么垃圾,所以也不用怎么扫,直接上拖把拖掉灰尘就是了。

“哦?还有水。”王杰希去到卫生间,拧了拧水龙头,发现水龙头里还能出水,朝着外边喊了一声,“喻文州,把拖把拿过来。”

喻文州刚把所有的窗户打开,闻言便去阳台把拖把给拿了过来。王杰希打了桶水,然后沾湿拖把开始拖地,喻文州则用湿抹布开始擦桌子擦窗户。打扫了一个上午,才把屋子清理干净。窗也开了一个上午,那股浓重的怪味也散得差不多了。

“下午把那些发霉的家具扔掉吧。”喻文州坐在沙发上休息,“不用的东西也该扔了。”

王杰希挨着喻文州坐下,看了看干净了很多的房子,满意地道:“还是有点空。还得买点家具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对这个房子做点改动。”

喻文州偏过头,笑着看他:“你想怎么改?说说看?”

“把那间空出来的卧房做成书房吧?”王杰希指了指那间只有一张床的客房,“把床搬走,放张小沙发和茶几,然后弄张书桌,书架也放那儿,平时工作学习都可以用。然后,还要空出一面墙用来投影,还得放两台电脑……”

“那样就太挤了。”喻文州开口了,“把我卧室里的东西搬掉吧。我卧室比较大,可以空出一面更大的墙用来投影,那两台电脑也搁我房间里好了。中间再放张桌子,有关荣耀的资料什么的都可以放上面,再摆两张椅子就可以坐上面研究了。”

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你怎么知道我弄这些是为了荣耀?”

喻文州笑出声来:“咱们的青春年华全献给荣耀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对荣耀爱得多深沉。这一退役了就放下荣耀,你舍得么?”

“不舍得。”王杰希干脆地道。

“是吧?我也不舍得。”喻文州靠在沙发的靠背上,看着天花板,“那时候我比现在年轻多了,学习好,会打篮球会玩吉他,长得也不算丑吧,学校里喜欢我的女孩子倒是不少呢。”

王杰希毫不客气地插话道:“然后被荣耀勾去了魂,从三好学生变成网瘾少年,放弃学业去打游戏,从阳光大哥哥变成了死宅?”

喻文州坐直了,一本正经地看着王杰希:“王杰希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啊?什么网瘾少年、死宅,跟哪儿学的?就算是放弃学业跑去打游戏,我也是打出了一番成就啊。而且,你不要说得跟你不是网瘾少年似的,你不也为了荣耀跑去当职业选手了?”

“我是啊。”王杰希也不否认,“不过听你这么一说,以前你在学校还是男神那等人物了?倒是有点想见识见识。”

“这我没说。”喻文州坚决否认。

“话题跑了。”王杰希努力把歪掉的楼给挪回去,“那家里就这样了?客房做成书房,你原来那卧室就做成电脑室,我和你的卧室就是主卧?”

“成。把客房那张床搬到储物室里吧。家里的杂物也不多,用不着占一整个储物间。把床搬过去,要是有客人在这里过夜,至少也能给人睡觉的地方,总不能叫人睡沙发。”喻文州考虑事情总是很周到,“一些杂物可以堆在床尾和床底。”

王杰希点点头,顺着喻文州的话说:“安置好房间后,还要修一下墙壁。都是霉点,不好看。回头叫个刷墙工人把生了霉的墙皮挖掉,然后再粉刷一下。这几天先凑合住着吧,墙壁刷好后再去挑家具家电。先得买了电视和电脑,空调和冰箱都坏了,得换掉了。还有沙发和茶几……”

“把要买的家具家电列个清单,到时候一起去家具城挑好了。”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轻轻笑了笑,“这些天有得忙了。”

“两人一起呢。”王杰希认真地道。

“两人一起比一个人好多了。”喻文州也点点头,道,“一会儿出去吃午饭,吃完后顺便带你熟悉一下周围环境,起码要知道菜市场、超市、便利店和地铁站在哪里。晚饭也要在外面吃,吃完后跟你出去走走,我们可以去海心沙那边逛逛,可以去看一眼小蛮腰,还可以去珠江边看夜景或者去花城广场散散步。”

“这么惬意。”王杰希笑了笑,“你还是,挺会生活的嘛。”

“那可不。以后还要一起生活很久呢。”喻文州的手覆在王杰希的手背上,偏过头看着对方,眼中泛着笑意,“日子还长呢。”

不由自主地,两人交换了一个简单的吻。

 

两人出去吃了午饭后,喻文州带着王杰希在家附近兜了一圈儿。广州变化挺大的,喻文州都迷了几次路。家对面的居民楼群都拆了,正在建高楼;附近的菜市场搬了,搬到更远的地方去了,买菜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家右边那道河涌整治过了,没有以前那么臭了……

“大概就是这样了。以后出门就不会找不着路了吧。”两人转了一圈后,回到自家楼下,喻文州看了看表,“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餐馆,应该没搬走。今晚要不要就在那边吃?”

“好。”王杰希看了看变暗的天空,点头道,“也很久没吃过广州菜了。”

“你觉得清蒸田鸡怎么样?”

“……拒绝。”

最后两人还是好好地吃了一顿晚饭。

饭、菜、肉、汤,以及饭后水果。

没有田鸡。

 

吃完晚饭后,两人走出餐馆,外面刮来一阵晚风,喻文州眯了眯眼,似乎是怕风把灰尘吹入眼中。

“走吧?”

“去哪儿?”

“花城广场?离这不远,步行去,刚好散会儿步。”喻文州指了个方向,“晚上那儿还是挺好看的。”

“成。”

两人于是顺着喻文州指的方向走去。

然而走到一半,王杰希的瞥到一家店。

XX网吧。

网吧门旁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XX网吧荣耀比赛。里面隐隐传来阵阵欢呼,看样子是有人赢了比赛。这种小网吧自己举办的小比赛其实很常见,大概也算一种店家吸引客人的手段。

“哎……喻文州。”王杰希拉住走在前边的喻文州,指了指那家网吧,“来一局?”

“你要去打这个比赛?”喻文州扭头看了一眼,然后走近那张海报仔细盯着看了一会儿,“喔,这个比赛,福利还挺不错啊。冠军的奖励是一张……年卡?不是优惠,是免费。亚军是半年免费,季军是一个月?”

王杰希也凑过去看:“上网免费?老板够豪迈啊,真拿了冠军一年能省多少钱。”

“你缺钱啊?”喻文州看了看他。

“我只是夸夸老板挺大方而已。”王杰希往下看,“呵,还有奖金。五百,三百,二百。”

“这手笔还挺大啊?”喻文州笑了笑,“指不准老板还想在茫茫人海中挖出个周泽楷呢。”

王杰希失笑:“说得简单,你去一网吧给我挖个周泽楷出来。周泽楷那种技术的整个网游里能有几个,碰运气也不是这么个碰法啊。”

“说不准。”喻文州一脸深沉地说道,“人才嘛,哪儿挖不出来。联盟里不是也有好些顶尖高手都是从网游里挖出来的吗?你看黄少天,就是魏队从网游里挖过来的。”

“咳,黄少天,那是个别例子。”王杰希咳了一声,“到底去不去玩一局?2v2?”

“你就不怕我们被认出来?魔术师大人?”喻文州调侃般道。两人才刚退役了不久,而且网吧里又聚了那么多荣耀迷,估计两人一走进去就要被狂热的粉丝扒光了。噢,这儿是广州,蓝雨主场。扒光喻文州的粉丝们一定满心爱意,而扒光王杰希的,大概就是满腔怒火了。蓝雨粉和微草粉的关系,就跟老嘉世粉和霸图粉的关系似的。

王杰希十分淡定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口罩戴在脸上。

“……你为什么会随身带口罩?”

“以前在北京嘛,空气质量都不怎么样。所以就有把口罩随身带着的习惯。”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一副黑框平光眼镜戴上,然后撩起刘海用夹子夹住。

“……你又为什么随身带这种东西。”

“蓝雨离母校近嘛,我偶尔会回母校看几眼。而且中午的午饭我一般不在俱乐部吃,我们学校的食堂简直就是学校的骄傲。那儿的伙食跟酒店似的,以前我上学那会儿,其他学校的人都嫉妒我们。”喻文州笑得挺自然,“我回学校就这打扮。是不是年轻了十岁?”

还别说,喻文州这个样子确实挺显年轻。刘海撩起后露出光洁的额头,他面容本来就清秀,看起来还有点文青的感觉。这平光眼镜一戴上,顿时又有种文人雅士的气质。王杰希倒是挺喜欢他这个样子的。

“装斯文。”

“没有。”喻文州认真地道,“你认得出我是喻文州不?”

“认得出。”

“也不给我点面子。进去吧。”喻文州懒得再跟王杰希侃这些有的没的,拉着王杰希进了网吧。

“上机还是打比赛?”

“来局比赛。”喻文州微微一笑,“2v2。”

 

茂密的树林里,神枪手谨慎地向前走着,留意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战斗法师走在神枪手身后,举着战矛,守着神枪手的后背。

神枪手脚边草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神枪手下意识后跳,飞快地朝草丛开了一枪。忽然,两人身边掠过一阵风,和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影的速度很快,以至于两人根本无法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

“魔道的低空高速飞行?”神枪手瞬间就意识过来,冲着那个人影的方向开了一发乱射。

战斗法师的眼前忽然闪现了一颗星辰。

“星星射线!”

战斗法师大喝一声,一个翻滚躲过了这个攻击。而他身后的神枪手的速度却慢了一下,被星星射线击中。

魔道学者现形了,在高空投下一个熔岩烧瓶。周围的草丛被火光点亮,魔道学者骑着扫把俯冲而下,到了战斗法师面前。

扫把旋风。

战斗法师被控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挣脱。他一旦抓住了机会,便不会放过。提起战矛,对准了魔道学者的胸口。

龙牙,天击,豪龙破军。

本来是一套漂亮的连击,可那战斗法师玩得确实不算精,把魔道学者浮空后才连击了两三下,就让他掉下来了。战斗法师一看他掉下来了,连忙加快手速,一个豪龙破军强行攻过去。

这个魔道学者哪是那么好欺负的,右移三个身位格,肩膀刚好擦过那豪龙破军的攻击范围。战斗法师因为豪龙破军而到了魔道学者的后方,魔道学者又迅速转过身,一个暗夜斗篷把战斗法师给抓取过来,然后——

然后这个魔道学者只是丢了几发魔法弹在他身上。

战斗法师顿时就来气了,这魔道学者怎么这么傲,好不容易把自己给抓过来居然丢个魔法弹就完事了。可就在下一秒,魔道学者迅速一个翻滚闪到一边,而一枚子弹瞬间射来。战斗法师和神枪手是队友,所以战斗法师直接免疫了这枚子弹的攻击。可要是刚才魔道学者没有闪开,估计就要被那颗子弹直接命中头颅。

刚才神枪手一直没有出手,藏在暗处,就是为了引开魔道学者的注意力,然后偷袭。

魔道学者骑着扫把飞在上空,向下又丢了个熔岩烧瓶,又是一片火海。

“可恶,居然被闪开了,我明明藏得很好。”神枪手骂了一声,闪开那个熔岩烧瓶,甩了甩手里的枪,冲着魔道学者直接乱射。

魔道学者忽然冲着神枪手俯冲下来。

“他要用扫把旋风了!”战斗法师叫道。

神枪手冷笑一声,对准魔道学者进行速射。直线俯冲飞行的魔道学者,要想忽然向两旁闪躲,显然很难做到。这几颗子弹,再怎么说,那魔道学者都要硬生生吃下来。

而魔道学者闪过去了。

魔道学者并没有向两边闪,而是向下速降,然后再拐了个弯,消失在神枪手的视线里。

“?!”神枪手顿时慌了,“去哪儿了?!”

魔道学者绕着神枪手飞了一圈,然后停在他的面前。神枪手忽然看见魔道学者的身影,吓了一跳,然后迅速举起枪对准魔道学者的头颅。

巴雷特狙击。

这么近的距离,怎么能够躲过?神枪手心里有点激动。要是直接命中头颅,按这双倍伤害,这魔道学者起码要掉一截血。

魔道学者却比他速度更快,一个寒冰粉糊他脸上。

“没关系,如果没有冻住的话,就算速度慢一点……”神枪手依然没有放弃,吃力地把枪口对准魔道学者,缓慢地扣动扳机。

咦……?为什么这个魔道学者一点躲的意思都没有?

有阴谋?!

魔道学者的身后赫然出现一扇黑色大门,门里黑气所凝聚的触手一般的线条活生生越过了魔道学者,拉扯着神枪手。神枪手看到魔道学者身后那巨大的黑门时,竟是有些许恐惧。而魔道学者的脸上,竟是露出了淡淡笑容。

是那个术士!

神枪手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拼命地抵抗着,可是没有用,他被活生生地拖入了那个死亡之门里,然后他的血飞速地下降。这个死亡之门用得可真是及时,在魔道学者降落在神枪手的面前,他就读完了条,然后对准魔道学者和神枪手的位置,用出了死亡之门。

魔道学者显得很镇定,而一个身着黑袍的术士,举着一支手杖,缓缓地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站在魔道学者的身边。术士的银色长发垂在黑袍后,刘海下的额头印着一个深蓝色的六芒星。

“之前一对二辛苦了。”术士偏过头,微笑着对魔道学者说道。

“还好。”魔道学者的话语倒挺简单的,“你小心点。”

“好,你也一样。”术士忽然开始了读条,魔道学者一转身,就见到一支战矛抵在自己的胸口上,险些就捅进去了。显然这是一记怒龙穿心,可这个战斗法师却在攻击到魔道学者的前一秒,被术士的六星光牢给封印了。暗金色的光芒在术士的手杖上闪烁,战斗法师的脚下有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同样散发着暗金色的光芒。

“差点。”术士笑了笑,“九秒,你去削一下那个神枪手,这边我来。”

“你可以么?”

“这种程度的战斗我还是玩得来的。”术士已经开始蓄力诅咒之箭了,在战斗法师被禁锢的九秒内,没有任何人会对他造成威胁。而这九秒钟,已经足够术士蓄力了。九秒一到,术士读条完成,而战斗法师身上的六星光牢也解开了。就在那一瞬间,术士放出诅咒之箭,暗黑色的光球里射出细细密密的小箭,将战斗法师打退了好几步,血条嗖嗖地往下掉。下一秒,战斗法师马上一个回环杀了过来,术士一边吟唱一边后退,一个束缚术飞在了战斗法师身上,将战斗法师的行动束缚了。

“靠!”战斗法师忍不住骂出来,“所以我才最讨厌术士这种职业了,磨磨唧唧的有种正面单挑啊!”

“术士跟战斗法师单挑,呵呵。”术士笑了笑,放了个巫毒术,看着战斗法师的生命不断地往下掉,然后短暂吟唱后又放了个燃烧箭矢,刚刚好击中战斗法师的心脏。战斗法师生命顿时掉了一大截。这次战斗法师恢复得挺快,冲着术士飞快地跑过去,而术士居然也不攻击不读条了,冲着魔道学者的方向跑。

战斗法师跑得比较快,眼看着就要追上术士了,刚要来个豪龙破军,术士却猛然向后一挥手杖,瞬发了一个切割术,打了战斗法师一个措手不及。战斗法师硬生生吃下了这一击,可术士已经跑到了魔道学者的身边了。

看到神枪手的血条,战斗法师就傻了——神枪手还剩点儿血皮,可魔道学者的血还有好厚一大截。

“喂,你怎么搞的!”战斗法师忍不住出声了。

“哩个魔道学者飞行轨迹太恶心人了!根本摸不清啊!”神枪手吃力地躲闪着魔道学者的攻击,结果魔道学者却是毫不留情的又一个重力加速拍拍在神枪手脸上。

燃烧箭矢。

术士一挥法杖,一记燃烧箭矢贯穿了神枪手的心脏,神枪手的血条清零,倒在了地上。

魔道学者缓缓落到地上,术士则走到了他的身边。

“干掉一个,还剩一个。看你了?”术士慢条斯理地说道。

魔道学者瞥了一眼战斗法师的血条,不由得笑了:“行啊你。术士打战法,这都能打掉这么多血。”

术士叹了口气:“这个战斗法师不会玩。”

魔道学者没有多说什么了,因为战斗法师已经冲过来了。魔道学者迅速飞到上空,然后放出星星射线。战斗法师早有预料,连忙向身边翻滚闪躲,可在星星射线的那颗星辰出现的一瞬间,魔道学者就取消了这个技能,然后洒下一把寒冰粉,接着俯冲而下,一记扫把旋风发出。

……

“魔术师打法?!!!!!!!”网吧里观战的人差点爆炸了,“卧槽魔术师打法?!我有多少年没见过这个打法了!什么啊为什么魔术师打法会出现在这里啊!”

“我靠!这个不就当年王杰希的打法吗!?他后来不是改了打法吗怎么又?!”

“兄弟你没看世界赛吧!世界赛里王杰希就用过这个打法,那些外国人都傻了!”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为什么魔术师打法会出现在这里啊!卧槽那个魔道是王杰希?!你们看那诡异的出招方式,还有飞行轨迹,攻击的角度都刁钻得要命!不是王杰希还有谁?!”

“傻了吧唧的王杰希都退役了,还大老远从北京跑到广州,来咱这个小网吧打比赛,开什么玩笑哦!而且这里是广州,广州啊,蓝雨主场!王杰希跑来这里出风头不是找打吗?你当他傻啊!”

“那那个魔术师打法怎么解释?!”

“我怎么知道!按你这么一说,那个魔道学者是王杰希的话,难不成跟他一起的那个术士还是喻文州啊?”

……

“你低调点。”喻文州轻声道,“放点水,不然真的要被认出来了。”

“哦,好。”王杰希也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连忙放低手速。

然后飞下来打重力加速拍的魔道学者忽然一个趔趄,打偏了。

“……王杰希你哄小孩呢吧?”

“咳。我调整一下,争取打得劣质一点儿。”

 

一场比赛结束,毫无疑问,是王杰希和喻文州这边赢了。本来想继续打的,可是现在想打也打不下去了,万一打到一半被人认出来那就真的没法走出网吧了。

“啊,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回家呢。就先告辞了啊。”

“可,2v2你们赢了,还要打下一场啊?”

“我们弃权。”王杰希这么说道。

“兄弟。”忽然有人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能不能解释一下那魔术师打法是个什么情况?这也忒厉害点了吧!”

“哦,我原本是玩魔道的嘛,然后我看王杰希那个魔术师打法有点炫,所以就想模仿一下。不过技术还是不过关,打到一半状态就没法保持了,所以后面手速啊什么都掉下来了。”王杰希说得还挺自然,毫无破绽,“毕竟跟职业选手没法比,那稳定性比不上人家,火候也比不上人家。”

“原来如此。”周围的人都恍然大悟了。原来就是个王杰希的模仿者,就说他怎么可能是王杰希嘛,打到一半都没法把状态保持下去了。

“慢着,兄弟,你是王杰希粉?”忽然又有人问道。

王杰希冷汗都出来了。

“没,我只是模仿一下。”

“兄弟你直说你喜欢王杰希,没事儿!咱这小网吧没啥好的,就这风评好,人的态度好。虽然吧我们这儿大部分都是蓝雨粉,可是微草粉也不是没有啊!”一个大大咧咧的妹子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道,“顺便一说,我喻厨。”

喻文州差点笑出声。

“好巧,其实我也是喻厨。”喻文州特别诚恳地说道。

“我是喻文州的脑残粉噢。”妹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跟你说我粉蓝雨就是因为他!工会也是蓝溪阁!现在咱在蓝桥会长手下做事儿,咱这个小分队专门去抢中草堂boss。你不知道咱蓝桥会长人多好,我蓝雨大法好。”

听到这番话喻文州心情自然是大好的。

“喻文州,嗯,是个挺好的人。”喻文州本来也想跟着说两句,然而对着别人实在是没有那个脸去夸自己,想了好一会儿,给自己发了张好人卡。

“哇我家喻队何止好啊!简直世!界!第!一!”妹子一说到喻文州就停不下来,眼都要变成桃心了,“我第一次见到能把术士玩得这么帅这么带感的人!简直要爆炸!而且喻队,超级苏啊好吗!舔舔舔啊!每一发音频我都舔舔舔啊!耳朵怀孕呀!我房间里的索克萨尔手办多到书柜都装不下了!每次喻队的比赛我都看得超认真的!荣耀论坛里还说什么喻队和王杰希联盟双苏,开玩笑!王杰希哪有我家喻队苏苏苏!顺便一提哦我是给喻队生猴子小分队的小队长!”

虽然王杰希承认妹子说得确实没错。

可他就是不爽。

什么叫“你家喻队”啊,明明是我家的。还生猴子,生什么猴子,猴子这玩意儿,是随便乱生的吗?啊?你们也是想太多,别想觊觎喻文州。

然而喻文州并不知道王杰希在吃闷醋(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笑出来并拍拍王杰希说你想多了),还随口问了一句:“唔……中草堂呢?”

“淦死他们丫的。”妹子说得爽快极了,“哎,我说你,对对对戴口罩那个!你其实就是王杰希的粉吧?喏喏喏看那边,那个妹子,长头发那个。那个是我朋友,她就粉王杰希来着。你们要不要过去交流交流?小陈你过来一下!”

还没等王杰希答应,那妹子就把她朋友叫过来了。

小陈走过来看了看王杰希,笑道:“没想到我还能在广州遇到其他的王粉啊!”

“嗯……”王杰希抿了抿嘴,点点头。

“别理他们,他们都不懂欣赏。王杰希那操作和打法简直太合我心,我跟你说——咦?”小陈刚要就魔术师打法侃侃而谈,抬起头看王杰希的时候,忽然愣住了,“等等,你——”

“你的眼睛?!”小陈张着嘴,瞪着眼,“你?!”

喻文州的脸色变了。

之前网吧比赛气氛太热闹,大家的视线都在比赛上,根本没人会去关注一个人的眼睛怎么怎么样,所以王杰希说他只是个模仿者,大家也就都信了。可这位小陈姑娘倒是去仔细看了啊……

“……王杰希。”喻文州悄悄从后面牵起了王杰希的手,“三声。”

“三。”

“二。”

“一。”

“跑!!!”喻文州拖着王杰希就跑,两人穿过人群,飞快地逃出了网吧。

“卧槽追啊!!!!”

“你们这群傻【——】我刚才说什么来着!那就是王杰希啊!”

“那旁边那个是喻文州?!卧槽?!”

“你不是喻厨吗不是每个音频舔个几十次吗为什么真人站在你面前你都认不出来啊!”

“我是觉得他很眼熟啊!可是真声和麦克风里的总是有点不同嘛!卧槽如果刚才那个是喻队!喻队撩起了刘海?!还戴平光眼镜?!卧槽苏哭了啊啊啊!!!!!!!!”

“为什么王杰希会在广州而且跟喻文州在一起啊!!!”

“他们两个是吃饱了撑的吗!还组队来小网吧打2v2?!”

今夜,这个网吧估计要炸。

不过,喻文州和王杰希确实是吃饱了才来打比赛的嘛。

 

两人一路跑回了家,进了小区,然后两人在电梯里干呕。

“哇——”喻文州大口喘着气,“我觉、我觉得我晚餐吃的都要……都要吐出来了……”

王杰希也好不到哪儿去,扶着电梯墙,胸口起伏得厉害:“太久没跑过步了……”

而且两人还是玩命地跑。

到了家里,两人腿都软了,倒在沙发上不动了。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缓过来。

“文州。”

“嗯?”

“不是要去海心沙吗?”

“……改天吧。”

 

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喻文州有些无聊了,准备去收拾他以前的卧室。

中学的课本还摆在桌上呢,喻文州翻开课本看了会儿,发现有些内容自己都记不得了,于是把课本堆成一堆,捆起来,改天去收废品那儿卖掉或者扔杂物间。他又搬起了一沓书,忽然有一个蓝绿色封皮的书掉了出来。

封面什么也没写,单纯的蓝绿条纹而已。既然没有标题,也没有其他的字,只有单纯的蓝绿色条纹图案,而且这个册子的尺寸也不算大,大概是笔记本一类的本子吧。可是,哪有那么厚的笔记本呢?这个本子的厚度可不是开玩笑的,简直都可以当板砖垫桌脚了。喻文州有些好奇,在他的记忆里,自己从来没有买过那么厚的笔记本,于是好奇心驱使着他,翻开了这个本子。

“Day 1。”

嗯?Day 1?这个是日记本吗?可是我写日记都不写什么Day 1的啊?喻文州想道。

喻文州……

王杰希……?!

喻文州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他翻了翻这个本子,发现本子后面满满都是字。这个本子似乎在记叙一个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他,还有王杰希。

“为什么……?”喻文州皱了皱眉,他离开家的时候,都还没认识喻文州这个人呢,更别说会写这些东西到一个自己没见过的本子上去了。他仔细一看,这个本子还有Day 2、3……而每一个“Day”记录的都是不一样的故事,书写故事的笔迹也有所不同,甚至还分简体和繁体,看得出不是一个人写的。

“咦?这个是……”喻文州草草翻了翻,大概明白了这个本子的内容,“是我和杰希的故事?可是这些故事,都不是真实发生的啊……”

喻文州觉得这个本子有趣极了,朝卧室外叫了一声:“王杰希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王杰希从沙发上下来,走到喻文州以前的卧室里,双手从后面环着恋人的腰,下巴抵在他肩膀上,“这是本书?”

“仔细看。”喻文州笑了笑,手指在上面的字上微微擦过。

“写的是我和你?”王杰希眯着眼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哦?挺有趣的。”

“是啊。你看,还有插图呢,我还以为全是字。”喻文州翻了翻,看到一张绘图,“这画的不是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吗?”

“画得挺好看啊。”王杰希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这本子哪来的?”

“不知道,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忽然掉出来了。我离开家那会儿还没遇上你呢,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至于这些文是谁写的,我更不知道了。”喻文州抿了抿嘴,道,“不过,就把它们当普通故事来看,感觉还挺不错啊。”

“这是我们的故事啊。”

“是啊,是我们的故事。”喻文州轻轻笑了笑,“一起看吧。”

两人刚好现在也有时间,坐在床上,王杰希靠着床背,喻文州靠着王杰希的肩膀,两个人看着这本本子。两人阅读速度倒是挺快的,喻文州有的时候看着好笑的文还会笑出声来。这个本子里的他和他,被赋予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身份,可是他们彼此却始终是相爱着的。

“这个是平行世界里的我们吗?”喻文州忽然说道,“在其他的平行世界,有其他的我们。另一个喻文州,另一个王杰希……噢,没准其实有很多个喻文州和王杰希呢。”

“你小说看多了吧。”王杰希失笑。

“大概吧。”喻文州翻了一页,“不过,也不是没可能嘛。没准其他平行世界的我们,就发生着这样的故事呢,是不是?”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快奔三了有想象力是好事儿。”王杰希只好这么说。

“王杰希你说话就不能好听点。”喻文州抿了抿嘴唇,“你不也快奔三了,还说我。”

“我觉得啊,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有其他的平行世界,那里有其他的我们。”王杰希的手覆上喻文州的手背,“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也这么觉得。”喻文州把手翻过来,与他的爱人十指相扣。

“咦?这篇是……R18?”王杰希忽然看到一个开篇预警,“这个R18该不会指……”

然后两人一起观看了以他们俩为主人公的生命大和谐向的文。

“……我怎么在下面?”这是喻文州看完后说的第一句话。

……

“这么快就看完了啊——”王杰希和喻文州翻完了整个本子,看完了Day 99,再一翻页,后面就没有任何的文字了,全都是空白页。

“遗憾。”喻文州的语气充满了可惜,“我还以为有一百天呢。还缺一天。”

“是啊,可惜了。”王杰希也觉得挺可惜的,叹了口气,放下了这本本子。

“等等……”王杰希刚放下本子,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翻开这个本子,看着最后那几页空白页,“文州,你不是说,这些故事其实不是虚假的,而是平行世界的我们发生的故事吗?”

喻文州点点头:“是啊,我是那么说过。你还真信啊?”

王杰希低着头,忽然笑了:“我信了。文州,这第一百天大概不是缺了,而是还没写上去呢。”

喻文州还是没能接收到来自魔术师的脑电波:“嗯?”

“其他世界的我们的故事都齐了,可还差一个世界呢,所以才没有凑够一百天啊。”

“哦?”喻文州也被王杰希这一番话挑起了兴趣,“还差哪个世界?”

“我们这个世界。”王杰希偏过头,看着自己的爱人,“还缺一个我和你的故事。”

“你这么说……”喻文州听着王杰希这番话,嘴唇微微勾起来了,“好像也是。”

王杰希的指腹抚过空白的书页:“这第一百天的故事,应该就是我和你的故事了吧。Day 100,是留给我和你写的。”

将我和你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一本要写一百天的书。

喻文州床头柜上拿了两支笔,把其中一支递给王杰希。

“Day……”喻文州在标题栏上写上了好看的花体英文。

“100.”王杰希在后面添了一个数字。

“王杰希……”喻文州继续写道。

“和喻文州的……”王杰希依然在后面添。

“故事。”

……

两人写了很久,一边写,一边低声交谈。他们的声音很小,就跟情人之间的缠绵私语一般。

“I love you.”

“我爱你。”

这是两人的结尾。

写完后,喻文州习惯性地在结尾写上一个END.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写下的字,皱了皱眉,一边摇头一边把喻文州的“END.”划掉,然后用笔在下面写下了另外三个字母。

TBC.

喻文州笑了,点了点头:“对。”

王杰希偏过头,轻轻在他爱人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To be continue……”喻文州的手指温柔地抚摸在那三个字母上,嘴里轻声吐出一句英文。

……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故事有很多很多,他们还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只用一百天,哪里写得完呢?相信他们的故事,讲上一辈子,也讲不完。

百日王喻,何止百日。

 

END.

 

 

 

 

 

 

 

 

 

 

 

 

 

 

 

 

 

 

 

 

 

 

 

 

哦,不……写错了。

应该是……

 

 

 

 

 

 

 

 

 

 

 

 

 

 

 

 

 

 

TBC.

 

评论(1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