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日王喻][ Day 80 ]雪色(10)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假期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喻文州觉得自己这个假日才过了没几天,就结束了,这意味着他又要投入辛苦的工作里去了。这个假期喻文州也就是跟着黄少天去玩了几天,然后又被自家老妈逼着相亲了几次(虽然都没成功不过喻文州表示自己会考虑一下),过了一段时间的晚睡晚起的舒适生活,假期就没了。

回到北京,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喻文州现在穿件毛衣都可以去街上溜了。不过喻文州现在倒没什么时间和兴趣出去溜哒,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工作。喻文州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概念——工作就是饭碗,饭碗就是命。没了工作,别说一张能睡觉的床了,没准哪天你就饿死在街头了。喻文州骨子里还算硬气,表面上看起来温温和和好说话,实际上倔得很,坚决不当啃老族。独身一人到北京生活,该说他当时勇气可嘉志向高远还是年纪轻轻不懂事呢。

不过,不管是志向高远还是年轻不懂事,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现在也是在北京有车有房的人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喻文州还是干得很成功的。

“哟呵——喻文州——”喻文州一走进公司大门,一个同事便从一边窜出来,揽着他的肩膀,显得挺亲密,“放假回来看你是不是胖了点儿?哎,你这就要调走啦,我们这个办公室的人都可舍不得你了——”

喻文州微微笑着,任这个爽朗的同事揽着肩膀,一边打卡一边道:“有什么舍不舍得的,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每天都能见到啊。没准这次调办公室只是暂时,等我做完了这个计划,还是要被调回来的。”打完卡,喻文州朝新的办公室走去。

“喂,话不能这么说,老板这次可看重这个计划了,再怎么说都是跟微草合作,大牌子喔!”这个同事说话的语气特别夸张,“没准啊,干好就一步登天了!”

“你当宫斗啊,还一步升天呢。”喻文州语气有些平淡,他快步走到办公室前,拉开了门把手,视线顿时凝固了,手停在门把手上。

王杰希站在办公桌旁,手里还拿着一叠纸,嘴上似乎在念着些什么。感觉到有人来了,便抬起头,视线刚好与喻文州的碰上。

此刻那同事的手还揽着喻文州的肩膀,王杰希愣了愣,然后尴尬地咳嗽了两声,那同事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不应该胡闹了,于是飞快地收回了手,笑了笑,然后退出了办公室。喻文州松了一口气,没有急着跟王杰希打招呼,而是慢步走到办公桌前,把公文包放在办公桌上。他和王杰希的距离很近,彼此之间可以听见呼吸声。

喻文州低着头整理了一下办公桌,然后抬起头,对着王杰希笑了笑:“你好啊。”

王杰希抿着嘴唇,回答道:“你好。”

“不知道王经理来我这小办公室有何贵干?”喻文州的声音平静得厉害。

“来通知你开会。一会儿有个关于计划的小会议,你也要去。地点是会议室。”王杰希低头翻了翻手里的纸,“你也是计划里的一个比较重要的人了,以后要做的事恐怕有点多,得开个会给你们详细地讲讲。”

喻文州点点头,开口道:“我知道了。一会儿我收拾一下,就去开会。”

“喻文州。”

“嗯?怎么了?”

“这个计划是我父亲那边提出来的,本来这个计划原定是没有你的份的。是我点名要求你也参与的。”

“哦?”喻文州嘴角僵住了,却依然保持着微笑,“所以呢?王经理你是什么意思?需要我做什么感谢你给了我一个升职的机会?”

“不是。”王杰希盯着喻文州的眼睛,道,“我点名你是因为我相信你。我清楚你的工作能力,所以我才要求你也参与这个计划。某些方面上,你做得甚至比微草的一些前辈还要好。你知道我的性格,我只是,不希望浪费人才。”

喻文州听他这话,笑出声来,一边低头整理东西一边回答:“蓝雨的人才多得是了。不过你既然信任我,那我自然会尽力而为。”

“另外,工作的时候,请不要带着私人情感。”王杰希继续面无表情地道。

“那当然。王经理,你也一样啊。”喻文州收拾得很快,他手上多了一个文件夹,“王经理,该去开会了吗?”

 

喻文州看了看手表,刚好九点钟,会议开始。王杰希站在投影幕前,专心地讲述着PPT的内容,底下的人埋头记着笔记,不时抛出几个问题,王杰希就像背了问题的答案似的,略微一思考,便流利地回答出来。喻文州在资料上划着重点,这感觉有点像以前的政治课。王杰希讲完后,喻文州的纸上也做满了笔记。

“以上,还有什么问题吗?”王杰希说完了最后一段总结性话语,PPT也放到了最后一张。他环顾了一下众人,这么问道。

当众人纷纷表示没有疑问后,小会议算是结束了。

喻文州回到办公室后,放下手里的资料和笔记,然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半躺在转椅上,睁着眼看天花板。

王杰希说,因为工作原因,计划刚开始的这段时间他可能会蓝雨微草轮流跑。

这样的话,见到王杰希的次数大概也会多很多吧?喻文州一边想着,一边转着转椅。工作不带私人感情,说是这么说,想要做到谈何容易?

喻文州自己清楚得很,其实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从来就没有淡过,可他哪敢说呢。按王杰希这种性格,估计自己说出“其实我还喜欢你”这样的话,只会让他变得更加困扰吧,更何况这种话喻文州根本就说不出来。

那就只有埋心里了。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把那个人的身影从脑海里驱逐出去,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王杰希经过喻文州的办公室时,看见那个人在埋头工作。

喻文州向来都这么拼。

现在是这样,以前也一样。

“哈啊——”喻文州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放松手臂,面前的电脑显示着敲了一大半的工作报告,“我好困——”

王杰希倒是很早就做好了工作,刚洗完澡坐在床上,靠着靠背正在看书。

“这个报告不是后天才交吗?”王杰希翻了一页书,抬起头看着他,“明天再继续写也没什么问题吧?”

喻文州坐在床沿上伸懒腰,嘴上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明天我还有其他事儿要做呢,今天先写完明天可以轻松点。再说我这都快写完了,再熬会儿也没关系。明天再写估计都该忘了想说什么了。”

王杰希放下书,伸出手环住喻文州的腰,下颚抵在他的肩膀上:“这么晚睡觉,我看你明天怎么起来。”

“你不也是这么晚才睡嘛。”喻文州偏过头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再说了,起不来不是还有你吗?你叫我起床啊。”

王杰希搂紧了喻文州,呼吸喷在他的脖颈边:“想没想过,万一我也起不来呢?”

“哦,那就把带薪假请了,然后继续睡。”喻文州十分干脆地回答道。

王杰希当时听了这个回答,哭笑不得。喻文州写完了工作报告后,便迅速地去冲了个澡,然后飞快地爬上床,钻进被窝里,嘴里似乎还说着“能睡觉真好”之类的话。王杰希关掉了灯,然后抱着他,两人很快就睡着了。

结果就是两人都起晚了,一番手忙脚乱地洗漱穿衣服,几乎是跑着出门的。最后气喘吁吁地到达公司,差点迟到。

不过总归是没迟到嘛。

 

怎么又无缘无故想起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王杰希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快步走过了喻文州的办公室。

今天的阳光也是那么柔和那么温暖,暖得就像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日子似的。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