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雪色(8)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喻文州回到广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出了火车站,看着这个已经变得陌生了不少的城市,喻文州在心里对自己生出一丝怀疑。喻文州想了一会儿,还是去了地铁站,从钱包里摸出一张两年没动过的羊城通,上了地铁。下了地铁,出了闸,再次回到地面的时候,景色变得稍微有些熟悉了。

回到家还得再走一段路,喻文州走在街上,发现广州像北京一样繁华了,只是街上要空旷不少。喻文州拖着两个行李箱,走到了自家楼下,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

“去哪儿的?先登记。”

喻文州心说连保安都不认得他了。

“我……回家的。B2101.”喻文州抿了抿嘴唇,手指指了指自家那栋楼。

“B2101……小喻啊?”保安摸了摸下巴,忽然就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是我。”喻文州露出一个微笑,又指了指行李箱,“从北京回来了。回家过年。”

“快回家吧。”保安把喻文州放了进去。

喻文州点了点头,拖着行李箱进了小区,坐着电梯来到了21楼,然后掏出钥匙开门。喻文州家门有两层,内层是木门,外层是防盗的铁门。打开铁门后,喻文州发现那木门没有关,是虚掩着的,于是他推开木门,一眼就看见餐桌上丰盛的晚餐。

“文州你回来啦。”喻母刚刚端着一盘饺子上了餐桌,“要吃晚饭了,放好东西洗个手,先吃晚饭吧。”

“好。”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妈,家里门要关好啊,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门是掩着的。”

“我开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喻父抬起了头,“刚刚在阳台抽烟,刚好看到你拖着行李在保安亭那里。我就给你把木门先开着了。”喻父一直都有这个习惯。以前喻文州放学背着个小书包回来,他在阳台看到了,就先把木门打开,虚掩在那里。

喻文州冲喻父点点头,然后拖着俩行李箱回了房间。一打开房间的门,就看见黄少天在擦窗户。窗户上映出喻文州的模样,黄少天停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露出笑容:“喻文州你总算回来了啊!回来得还挺早的嘛!晚饭应该都做好了,你先把东西放下呗。啊,我也要去吃饭了,帮你收拾了这么久累死我了我跟你说……”黄少天把抹布顺手搭在窗户的栏杆上,然后从窗户边上跳下来,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然后朝外面走去。

“好,就来。”喻文州应了一声,然后拿出手机习惯性地编辑了一条短信。

“杰希,我现在平安回到家了。”

喻文州刚要点下发送键,手指又活生生僵在原处。想了想,喻文州还是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按下Backspace,把编辑好的短信给删干净了,将手机放在桌子上,便走出房间准备和家人还有黄少天一家一起吃晚饭。

“自作多情。”

 

王杰希回来后没有了工作的压力,好好休息了一阵,已经好多了。

他躺在沙发闭了会儿眼,家里静得可怕。王杰希伸了个懒腰,手伸到茶几上,把手机摸了过来。习惯性打开通话记录查看有没有未接来电,然后又打开收件箱看短信。王杰希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喻文州回到广州的日子吧。

这个点早该到了。

以往喻文州回到家后,都会给自己发条短信报平安,然后自己便会回一句:“平安就好。”

现在喻文州已经不会给他发短信了。

因为现在的王杰希,只是喻文州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吧。说不定已经完完全全地淡出了他的生命吧。

王杰希只觉得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忽然想起今晚还没吃药,便翻身下沙发吞了两片药,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去厨房把热好的饭菜拿出来开始他的晚餐。

“自作多情。”

 

“文州啊,你现在怎么……”喻母在饭桌上一边吃饭一边问道,“怎么还不带个姑娘回家呢?这都二十好几了。”

“是啊,看中哪个姑娘可一定得抓紧了,你松手你就输了。都这么大了,还不带个回家,你看你爸妈这该多寂寞。”黄母也附和道,“他们俩,还等着抱孙儿呢。你这可得加油啦。”

“妈。这都是看缘的,急不得。”喻文州咽下一口饭菜,笑着道,“少天这不还没女朋友嘛?怎么就开始催我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旁边不满地拍了拍他:“去去去,我有女朋友了,就你这光棍儿还单着。”

“哦?”喻文州倒是挺感兴趣,“怎么,我不在的这两年你有女朋友了啊?”

“是啊是啊,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读初中的时候啊——那个校花!”黄少天夹了块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道,“苏沐橙啊!我跟你说苏沐橙高中也跟我一个学校的,那个时候我有追她啊,然后我跟她关系还是挺不错的,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啊之类的。不过那个时候她就一直都没给我答复,我也不着急,就这么跟她一块儿过了高中。然后又过了段时间,她终于答应我了!就是你没回来的那两年!”

喻文州用餐巾擦了擦嘴,感叹道:“苏沐橙啊,那真挺好的。我还记得你说过,高中那时不少人追她呢,不过都被拒绝了。能把人追到手也是你本事啊。”

“是啊是啊,肯定是我——长得比较帅。”黄少天扯了扯自己的脸,“感谢爸妈给我这张脸。”

“哈哈……”黄母倒是笑得合不拢嘴,“沐橙这丫头真是个好姑娘。你看,这人长得漂亮吧,学历也过关吧,人还孝顺持家,多贤惠一姑娘。”

黄少天嘴里还塞着东西,用手肘顶了顶喻文州,含糊不清地道:“所以啊,就看你了。”

喻文州笑了笑,应和道:“就快了。忙完工作就带个回家。”

 

“嗯——什么?联手啊?”饭后,喻文州坐在转椅上休息,电话响起来了,接起来发现是自个儿的上司,“嗯好,我拿支笔记一下。升职是吗?啊,哦……要跟微草公司联手设计一个系列的服装?好,好……我知道了。如果完成得好给升职啊?我会努力的,嗯,谢谢您。那就这样吧,祝您过个好年。”

喻文州挂掉电话后,看了看自己做的笔记。过完年,自己的公司——蓝雨,就要跟微草进行合作。上面把喻文州加到了这个计划中,也算对喻文州的一个考核。微草也是一个品牌服装公司,总部就在北京,那里也是王杰希工作的地方。王杰希的父亲是微草的董事长,而王杰希却只是一个营销部经理。当然,不少人都觉得,过不了多久,他们都得叫王杰希王总了。

“唉……”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有事儿干了。”

喻文州的视线又投向了自个儿的手机。

 

王杰希要成为微草CEO这件事,其实内部都已经定好了,就差个契机。

王杰希正看着电脑的文档,忽然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王杰希。”他也没看来电号码,接起电话,嘴里吐出官方的话语。

“我知道你是王杰希。”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笑声,王杰希不禁愣了一下。

“……喻文州?”王杰希愣完了,先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声音听起来尽可能冷静一点,“有什么事吗?你不会是来叙旧的吧。”

“叙什么旧,有什么好叙的。”喻文州轻描淡写地道,“谈谈公事而已。”

王杰希抿了抿嘴,轻轻叹出一口气:“你说吧。”

“微草要和蓝雨合作,你知道吧?”

“知道。”

“是你的决定吗?”

“我爸那边。”

“噢……我也有参与这个计划。”

“我知道。”

“你不知道就有鬼了。”喻文州又笑了起来,“上面说如果完成得好给我升职。”

“那不是挺好吗?”

“是挺好。”喻文州靠着转椅的椅背,轻声笑着,“合作愉快,王杰希。”

听到这句已经听过无数遍的‘合作愉快’,王杰希竟是有些失神。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道:“喻文州,合作愉快。”

“杰希。”喻文州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干什么?”王杰希抿了抿唇,道。

“我到家了。”喻文州的声音很轻。

“我知道。”王杰希回答了一声,然后挂掉了电话。


两人只是合作关系。

你们不要想太多。

不是工作狗不晓得公司这些玩意儿,有bug请务必提出,不管是评论区也好私信也好,我一定会看一定会改改改,谢谢大家了。

评论(2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