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日王喻][ Day 62 ]雪色(7)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护士小姐麻利地用橡胶管把王杰希的小臂给捆上,捏着他的手指,用力拍了拍他手背,确定了血管的位置,便用沾上酒精的棉签在他手背上刮了刮。拔下针头,试了试针口是否能出水,便不轻不重地刺入了王杰希的手背上。

喻文州站在王杰希身边看着,看着那条锋利的针刺破王杰希的皮肤时,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扭过头不去看,倒是王杰希挺是自若地看着针口插进手背,然后被胶布固定在自己手上。喻文州也不是没打过点滴,看着自己被扎,他不会有什么感觉,可他就是不敢看别人被扎。

等调好滴水的频率后,喻文州帮王杰希举着吊水的架子,走到休息的地方,喻文州放下了架子,两人挨着坐下。王杰希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喻文州则无趣地看着挂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滴。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医生说,明天再挂一天就可以了。之后要按时吃药。”最终还是喻文州先开的口。

“嗯,知道了。”王杰希没有睁眼,道。

“挂水只要挂半个小时……挂完估计就五点四十了。”喻文州低下头,轻声道,“这里离火车站不算远的,打个的去应该赶得上……一会儿我就得走了,回家了。”

王杰希声音不算大,只有喻文州才听得见:“我还以为你会留在北京。”

喻文州歪着头笑了笑,道:“家里还等着我回去团圆呢。少天说,要下饺子吃。”喻文州陪王杰希出来前还回了一趟家,把自己的两个大行李箱给拖了过来,就是为了等一下可以直接带着行李去火车站。

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喝水吗?”喻文州又拿出了热水瓶。怎么看都有点像没话找话。

王杰希点点头,喻文州便把热水瓶递了过去。王杰希喝完水了,喻文州又无趣地坐着。直至点滴打完了,喻文州才站起身去叫来护士,把王杰希手上的针给拔了,然后按紧出血口。王杰希用另一只手按着别扭,喻文州便帮他紧紧按实了。

王杰希的手很大,可以把喻文州的手裹住。他的手上有一层薄茧,握起来很暖,很舒服,很安心。现在他的手却意外的冷,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握着一个冰块。王杰希动了动手指,迷糊中反握住喻文州的手。

喻文州的心震了一下,他的手有些发抖。

然后他松开了王杰希的手,将手指从王杰希的手中抽了出来。

王杰希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疑惑地看着喻文州,依然没有说话。

“我得走了,不然就赶不上了。”喻文州勉强笑了一下,“你先自己按着吧……你的手好冰,回家用热水袋捂一下吧,不然手该冻僵啦。”

“我知道了。”王杰希点了点头,按着自己的手背,冲他礼貌地露出一个微笑,“谢谢。”

喻文州觉得心钝痛钝痛的,王杰希这个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个塞子,堵住了他的心口。喻文州后退了一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拉起两个行李箱,转过身飞快地绕过其他人,跑出了医院,抬手拦下一部的士,把行李箱塞了进去,然后才坐了进去。

“北京西站。”喻文州上车后还喘着气,他摸了摸自己胸口,感受到心跳无比剧烈。

 

“天……”喻文州急得汗都出来了,“怎么塞成这个样子?”

司机漫不经心地道:“正常,大家都是春节回家嘛。平时这段路都挺堵的,更何况现在。估计还要再堵一段时间。”

“那……六点半前,能到吗?”喻文州试探般问道。

“照这种堵法,那可就不好说喽。”

“……”

夜幕降临,最后一丝日光被掩去,周围的店铺纷纷亮起了明灯,点亮了这座繁华的都市。今晚北京没有下雪,空气却依然寒冷,车窗玻璃冷得像冰块一般,像王杰希的手一般。

到火车站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

只能改签了。

明天上午的车签不了,只能改签下午的。这样一来,回到广州起码还要再推迟一天。

喻文州默默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改签后就在火车站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喂?妈?……爸?”喻文州打通了母亲的手机,却是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妈呢?”

“你妈在包饺子,她说今天包好了,明天你回来吃晚饭就可以直接下了。”喻父道。

喻文州吞了一口唾液,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比较镇定:“爸,明天我可能回不到家了,估计得再推迟一天……对不起。”

喻父估计是开了免提,喻文州隐隐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自己母亲的声音。

“文州?怎么了?你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火车票都买好了,却要推迟一天啊?如果你那边有急事的话,也不用急着回家,我们可以再等等,你先处理好你那边的事情吧。”喻母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令喻文州听了心里更是难受。

“妈,没事的。”喻文州摸了摸鼻子,笑了出声,“我保证,后天绝对平平安安到家。”

“后天你可得回来,饭桌上空出一个位子,那不好看。”喻父在一边说道。

“好。一定回来,一定。”

 

喻文州拖着两个大行李箱回到了家里,把行李箱放在门口,伸了个懒腰。刚想习惯性地去冲个澡然后看会儿电脑就睡觉,却忽然发觉今天是12.31,便走到客厅打开了电视,转到央视看春晚倒计时。

离倒计时还早,喻文州闲得无聊便把笔记本电脑从卧室里抱了出来,然后登了QQ,发现自己的公司群倒是聊得很欢。大概就是春节要怎么过,放假后的工作计划之类的。喻文州敲了一句晚上好,然后也跟他们一块儿聊了起来。

郑轩:喻文州你打算怎么过春节?

ONE FISH:嗯,回家陪父母啊。有阵子没回广州了,不知道那里变得怎么样了。

郑轩:压力山大,我都好久没回过广州了。

ONE FISH:今年你也不回啊?

郑轩:回什么啊,一回去就是各种被逼相亲,都在说我大龄未婚男青年,压力山大啊。[鸭梨山大.gif]等明年,我把徐景熙一起带回去,他们就不会多说什么了。

ONE FISH:哦?他们不介意徐景熙是男的?

郑轩:家里人知道我是同志,他们说只要能稳定下来就不介意。

ONE FISH:那挺好啊。我觉得我这一趟回去,估计也得被逼着相亲了。

郑轩:你保重。

ONE FISH:好……

 

不知不觉也聊了很久,直至电视里忽然传来一声“要开始倒计时啦”,喻文州才反应过来,先放下了Q群的聊天,专心地看着电视,跟着电视倒数。

“不如先许一下新年的愿望?”

“啊,我新年的愿望可多啦,希望阖家团圆,大家可以一起共度新年……”

“好了先不说啦,要开始倒数了!”

喻文州看着电视里的倒计时,不由得双手互相握住,放在自己的胸口前。

“十!”希望工作顺利。

“九!”希望表姐的女儿学业进步。

“八!”希望表哥和表嫂能新婚愉快,早生贵子。

“七!”希望爷爷奶奶长寿。

“六!”希望父母能够健康。

“五!”希望可以阖家团圆。

“四!”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可以更成熟更有分寸。

“三!”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里可以事事顺心。

“二!”希望能早点与将来的爱人在一起,不要让父母担心。

“一!”希望王杰希的病快点好起来,过个好年。

“新的一年到啦!新年快乐!!!”喻文州仿佛听到了礼炮的声音。在广州倒计时后,他会趴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烟花弹升起,在夜空中炸开,绽出最美丽的花火。红的,绿的,紫的,绚丽得很。

为什么自己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想到的是王杰希呢?

喻文州苦笑了一声,然后拿出了手机,编辑短信,收件人是王杰希。

喻文州的手指在键盘上方停留了很久,他觉得他有很多话想对王杰希说,例如新的一年到了,你要开开心心的呀;又过了一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吗?要是结婚可一定要给我发请柬啊;不要再这么拼命地工作了,你看你这都熬出病了,我可不想看你再病一次啊……

最后,喻文州只是打出了一句苍白无比的话。

“新年快乐。”

发送。


文州最终还是没能回家过年啊,挺可惜的x

_(:з」∠)_雪色不知不觉也写到第七章啦,然而我还在卡意外【ni【x

各位,国庆快乐w我大中国万岁XD

评论(2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