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日王喻][ Day 61 ]雪色(6)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王杰希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晨,柔和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斑斑驳驳地落在王杰希的草绿色床单上。王杰希觉得全身都很是酸痛,头虽然又沉又晕,可是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痛了。起码他现在还有精神坐起来。

他坐起来的时候觉得被子好像被压住了,迷茫地扭过头,看见有人趴在他床沿上睡着了。

王杰希拨开那人的额发,露出一张熟悉得要命的面孔——喻文州。喻文州的双眼闭着,眼睫毛似乎还会颤动。王杰希忽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的那人不知道怎的,居然进了自己的家里,却给自己带了感冒药,自己还抓着那人的手不放……

那个人的面好熟。

就是喻文州。

王杰希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发:“喻文州……”

“唔……嗯?”喻文州动了一下,从臂弯里抬起头,睁开了双眼,看着王杰希,“你醒啦?”

“嗯。”王杰希想不到喻文州睡得这么浅,一下子把手缩了回去,“我……咳咳……”一句话还没说出来,王杰希便剧烈地咳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沙哑了。

喻文州伸手去摸了摸王杰希床头柜上的水杯,然后打开旁边的热水瓶,往水杯里倒了一杯热水,送到王杰希嘴边:“昨晚几乎一整夜都在咳嗽,你睡着了不知道。现在喉咙应该挺干的吧?喝点儿热水润润嗓子。”

“谢谢。”王杰希接过水杯,抿了一口,“你怎么在这?”

喻文州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缓缓放下。

“你昨天晚上给我发了条短信,叫我给你带点感冒药。按你门铃,你没出来,我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发现你倒在电脑前。”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双眼,轻描淡写道,“摸了一下你额头发现挺烫的,那个时候你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去到医院一量发现是四十一度高烧。”

“你……你一个人?”王杰希有些诧异。

“我一个人……或者说只有我和你。”喻文州笑了笑,“回来的时候给你用了我妈的偏方,吃完药后又给你灌了好多水,然后帮你擦上驱风油后塞被子里捂出一身汗,最后把汗擦掉。后来……大概是两三点左右……”

喻文州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似乎在思考:“我听见你一直咳嗽,又怕你半夜出了什么事儿,本来打算给你守一夜的……想不到这就睡着了。”

“你……何必呢。”王杰希叹了口气,他想不到喻文州为他做了这么多。

“什么何必不何必的?不都是朋友嘛,应该的。我要不来你估计就得烧死这儿了。”喻文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朋友……

王杰希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又开口道:“我的工作还有一点没做完……可以帮我把电脑拿过来吗?”

“不成。”喻文州一口回绝了,“你这都病得这么严重了,还想什么工作?躺下休息。”

“那很重要……”王杰希努力争取着拿到电脑的机会。

“有你重要吗?”喻文州反问一句。

“……有。”王杰希想了想,抿嘴一本正经地说道。

喻文州忽然叹了口气,又伸手摸了摸王杰希额头:“想什么呢,什么都没身体重要啊。你先量量体温,工作你说说要求,我帮你做吧。”

王杰希皱了皱眉:“这样不好吧?”

喻文州拉开王杰希的办公椅,歪头笑了笑:“有什么不好的?你不信啊?是不信我可以帮你做完,不信我能做得好,还是怕我泄密呀?”

王杰希看得愣了一下。

喻文州似乎一点也没变,跟那时一样干练,自信,令人放心。说实话,王杰希谁都信不过,就信得过他。喻文州这个人,实在是太让人放心了,甚至有时会让人想把一切都交给他处理就好。

“我相信你。”王杰希微微点了点头,道。

 

“38.5度。”王杰希拿下体温计,眯着眼看了看水银柱,“退了好多。我觉得好很多了。”

“可还是烧着呢,你掖好被子给我躺好了。”喻文州依旧不紧不慢地敲打着键盘,“多喝点儿水,按时吃药,再用我那个驱风油的法子捂个一两次,大概就可以退下去了。你的体质倒也是好,一晚上过去就从41度退到38.5度。怎么样?头还痛吗?”

“……嗯,不是很痛了。这点烧还是禁得住的。”王杰希沉默了一下,大概是在想该说些什么,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工作剩多少?”

喻文州转过头笑了笑:“不多了。再弄完六份表格就好了。”

“嗯……辛苦了。”

“你比我辛苦多了。”喻文州伸了个懒腰,“什么时候交?”

“今晚十点前。”

喻文州看了看表:“再给我点儿时间,我很快就可以做完了。”

“谢谢。”

“王杰希,你现在越来越见外了。”喻文州的双手又不紧不慢地开始敲字,“老实说我挺不喜欢你这个样子的。我都觉得我不认识你了。你说我们就不能像正常朋友那样相处吗?”

“我也想啊。喻文州……”王杰希吞吞吐吐了好一会儿,声音大了一点儿,“喻文州,我在努力使自己跟你保持距离。我不想跟你距离太近。不然的话,我怕我会……”

喻文州的手机响了。

“啊,你等等啊,我接个电话。”喻文州挑了挑眉,硬生生打断了王杰希的话,然后拿起电话走出了卧室,径直走到客厅里接电话。

一时间房间里变得极为安静,静得王杰希有些不习惯,仿佛喻文州走了,就好像少了些什么。王杰希的房间不算大,放了一张床,几个柜子和一张书桌后,就显得有些挤了。而现在王杰希却觉得房间里空荡荡的,变得不充实了。

“我怕什么?”王杰希低声笑了一下,“我什么都不怕。不过是一个喻文州,我怕什么?”

 

“我回来了。”喻文州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削好的苹果,塞到了王杰希手里,“家里没什么好吃的,病人你就吃个苹果吧。”

王杰希咬了一口苹果,默默咀嚼起来,喻文州则是扯了两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开始继续录入。苹果只吃了几口,王杰希便咽不下了,把吃剩的苹果用纸巾垫在书桌上。

“怎么了?”喻文州刚刚打好一份表格,道,“不舒服吗?”

“没胃口,吃不下。”王杰希简单地回答道。

“那算了,有胃口再说吧。你多喝点水。”喻文州打字的速度变快了一点,“你先躺着,现在还在烧呢,一直坐着也舒服不到哪儿去。”

王杰希默默躺了下去,过了好会儿,才道:“我有些头晕。”

“嗯。”喻文州回答,“休息一会儿。一切都交给我。”

“好。”他回答道。

房间里又是一片寂静,打字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文州才又开口了:“王杰希。”

“怎么了?”王杰希虽然头晕,闭着眼,却一直都没睡着。他听着喻文州打字的声音,就特别安心,也有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

“你之前说……你在怕些什么?”喻文州抿了抿嘴,开口问道。

“没什么。”王杰希轻描淡写地道,“不足为奇的小事而已。”

 

终于打完了六份表格,喻文州随意地一瞥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

“工作做完了。等一下你还要去挂水。我陪你去。下午还要去复诊呢。”喻文州保存了文档,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把王杰希从床上扶起来。

王杰希迟疑了一下,道:“不用了。”

“你现在自己一个人,我可不放心啊。”喻文州没有抬头。

“可是,你还要赶火车吧?”王杰希开口问道,“群里黄少天说,你今天就回去了。火车赶得上吗?复诊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吧?你火车票……”

“我说了,我放心不下你。”喻文州终于抬起头,深深看了王杰希一眼,“六点半的火车,我会尽量赶上的,你放心好了。”

“……抱歉。”

“我说了,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太陌生了你。”


_(:з」∠)_这个又是一个定时存稿XD

_(:з」∠)_睡啦XD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