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雪色(5)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王杰希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脸色特别难看。

出事了。

某部电脑的忽然故障,导致了大量数据丢失,有些没来得及备份的数据需要重新进行统计、排序……工作量特别大。元旦要到了,公司给员工放了假,现在也不可能上哪去找一些人帮着重新整理,这意味着所有的工作几乎都到了王杰希头上。这些统计好的数据都是要在十二月三十一号前交给父亲的,如果让父亲知道出了这种岔子……

王杰希不愿意去想那个后果。

他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找出一叠叠纸质的数据清单,开始手动录入。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钟,汇报时间的底线是十二月三十一号,晚上十点钟。也就是说,王杰希现在还剩下五天不到的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王杰希叹了口气,心说这最后几天就先熬熬吧,熬完了就可以过个好年了,于是便开始投入工作。

“啊……阿嚏!”王杰希的后背一抖,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没有在意,双手继续飞快地敲打着键盘。

工作狂从来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挂掉了电话,望向窗外。

现在正在下小雪,细小的雪花落满了枝头。

 

三天过去了,王杰希已经日夜不休地工作了三日。他的手指已经有些麻木,这两天每日除了吃饭上厕所之类的必要事儿,他就没有离开过办公椅,一边保持着大脑的高速运作,一边飞快地将数据录入电脑。笔记本的散热孔已经变得无比滚烫,王杰希觉得手敲在键盘上都好像被热水烫了似的。

昨天晚上,王杰希都隐隐觉得自己有些感冒了,但他只是咽下了两片感冒药,灌下几大杯水,便挂着两个黑眼圈继续进行他的工作。这两天他过得可好不到哪儿去,整个人都变得憔悴了不少。

现在王杰希的大脑有些昏沉,几乎下一秒就要禁不住睡魔的诱惑,陷入梦中。或许是因为夜晚对人有特殊的诱惑力吧,王杰希现在只想盖上被子好好睡一觉。这个念头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被王杰希飞快地抛了去。他的头又在隐隐作痛了,看来感冒似乎要变得更严重了。

王杰希想去找感冒片,可是家里的已经吃完了,他叹了口气,视线瞥到了茶几上的手机,便打算给方士谦发条短信让他带点儿感冒药来。他划开了锁屏,发现一条未接来电静静地躺在通知栏。

他没在意那么多,他现在的脑子已经开始混乱了。他打开最近联系人,编辑了一条短信,手指在屏幕上滑了一下,便把短信发送出去了。发完短信后,他又回到办公椅前,手指重重砸在键盘上,断断续续地敲字。

王杰希觉得自己开始变得难受了,他努力想睁大眼睛,也只是徒劳。

好累。

头好沉,好痛。

我肩膀好像扛了什么东西,重死了。

王杰希倒在了电脑前,闭上了双眼。

屏幕上是尚未编辑完成的表格。

 

“士谦,我家里好像没有感冒药了,你带点儿给我吧,拜托了。”

喻文州收到这条短信时,略微有些诧异——这是王杰希发给方士谦的短信吧?为什么会发到自己这里?比起这个,王杰希又怎么了?感冒?王杰希楼下就有一家药店啊,不至于连下趟楼的时间也没有吧?还是说他已经病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可是那只是感冒而已啊?

喻文州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他的手脚变得有些冰凉。没有半分的犹豫,喻文州抓起大衣和围巾,把钱包揣进兜里,从药柜里翻出几盒感冒药,便飞快地出了门。

老菱帅似乎在关键时刻变得特别靠谱,喻文州开着车飞快地朝王杰希家里驶去,到了地方,他急忙泊好车,便坐着电梯上了楼。到了王杰希家门口,喻文州按响了门铃,可是里面一点反应,应该说,一点声响也没有。没有人出来开门。

“王杰希!”喻文州又按了几下门铃,又用手用力拍了拍门,“你在不在?”

没有人回应。

喻文州这会儿连汗都下来了,又发了几条短信轰炸王杰希的手机,可是依然没人出来,也没人给他一丝回应。

喻文州烦躁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手被硬邦邦的东西磕到了。喻文州伸手进去,摸到一串冰冷的钥匙。他拿出钥匙,往王杰希家里的锁孔戳了戳,天真地希望自己的钥匙能把他家的门给戳开。

钥匙串里的一条钥匙掉入了喻文州的视线。

是王杰希家的钥匙。

喻文州的视线凝固了。

以前两人交往的时候,双方互换了自己家里的备用钥匙,以备不时之需。后来分手了,两人都没有把各自的备用钥匙还回去,对方也没有要回去,便一直留着了。这回,还倒真的是派上用场了。

喻文州捏紧那根钥匙,颤着手,将钥匙插入了锁孔,拧了几下,很轻易就打开了门。

他进了王杰希家里,反手关上门,脱下鞋子,试探性喊了几声:“王杰希?你在不在?我给你送了点儿感冒药……”

客厅的灯还开着,暖气也还开着,不会不在家的。

喻文州走到王杰希的卧室前,打开了门。

喻文州手中的感冒药掉到了地上。

“王杰希?!”

 

喻文州快步走到王杰希身边,微微抬起他的头,用手背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

“好烫!”喻文州一下缩回了手,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俯下身,摇了摇王杰希的肩膀,将自己冰凉的手捂在他额头上,好让他稍微舒服一点。

“王杰希,醒醒!王杰希!”喻文州的声音大了点儿,想把他叫醒,“杰希!快点起来!”

“唔……”王杰希动了一下,微微睁开了眼,朦胧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文州……”

“是我。”喻文州把王杰希的上半身给扳直,捏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倒下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给你带了感冒药,你先吃了,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

“喻文州……”王杰希的声音有点儿闷,他闭着双眼,嘴里吐出零零碎碎几个字句,“为什么……是你?士谦呢……”

听到这句话,喻文州的心无故痛了一下,然后他像哄孩子一样哄着王杰希:“方士谦今天没空,他让我来帮你。杰希,先吃感冒药,然后去医院好不好?”

“嗯……”王杰希的声音越来越小,靠着办公椅的椅背,闭上了双眼。

喻文州倒了杯热水,倒出两片药,送到王杰希的嘴边:“张嘴。”

王杰希就着热水把药片咽了下去,迷迷糊糊地说着些什么,喻文州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在一边握着他的手,和声细语地答应着。等王杰希稳定下来了,喻文州便松开他的手,站起身:“我去拿你的病历本,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你先休息一下。”

“等等……”王杰希忽然抓住了喻文州的小臂,嘴里含糊地说着些什么,“别走……”

喻文州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摸了摸王杰希的头发:“我不走,我就在房间里,不走。我只是帮你拿病历本而已。杰希,听话,好吗?”

“喻文州……喻、文州……”王杰希依然闭着眼睛,却是没有松手,他的话语断断续续的,“只有你了……只剩你了……我……”就像抓住唯一一条救命稻草一般。

喻文州垂下眼帘:“我在呢。王杰希,我还在呢。”

王杰希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松开了手:“抱歉……喻文州……”

喻文州愣住了。

他松手了。

“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了,趁现在赶紧去拿病历本,然后带他去医院,一秒都不能耽搁。”喻文州用这句话,把自己心里生出的一些其他情绪给活生生压了下去。

 

喻文州把王杰希的病历本放入袋子里,然后便快步走回他房间,把他从办公椅上捞出来。王杰希虽然头晕,但勉强还算能走路。他一手架在喻文州肩膀上,跟着喻文州摇摇晃晃走到了玄关。喻文州给两人换好鞋子,然后带着他走出了门,把大门给关上。

外面没有再下雪,不过冷得很,喻文州给王杰希多加了件衣服,然后又揽紧了他的腰,生怕他就这么倒下去。两人就这么一步步走到了喻文州的车子前,喻文州拉开车门把王杰希塞进后座,然后自己坐上正驾驶,一踩油门,朝医院驶去。

“喻文州……”王杰希半躺在后座,动了动嘴唇。

“怎么了?”

“你在哪……”

“我在你身边。”喻文州认真地开着车,认真地回答道。

寂静无声。


啊——写得好爽——!

_(:з」∠)_工作上的事儿,都是瞎扯的,如果有bug请务必告诉我呀!

XD明天就中秋了!大家中秋快乐么么草!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