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王喻][ Day 36]雪色(1)

*私设有。

*ooc有。

*欢迎建议。


圣诞节其实是另一种意味的情人节。

平安夜里,北京下着雪。商业街上的巨型圣诞树点缀满了彩灯,雪花压在树枝上,被彩灯渲染成暧昧的颜色。树下堆满了包装精致的礼物,圣诞树被矮矮的小木栅栏围着,不知道藏在哪儿的音箱放着《铃儿响叮当》。七八点钟的街头特别繁华,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商店打出圣诞大促销的招牌,希望在这个节日里再大赚一笔。

这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城市。

“小喻,这就走了啊?晚上公司还要开圣诞晚会呢,不一起去吗?”喻文州的一个同事脱下了黑色的西装外套,伸了个懒腰,“这么早就回去,有安排啊?是不是陪女朋友?”

喻文州手里抱着一大堆公司送的礼品,微笑了一下:“不是。最近工作有点多,实在是太累了。今天难得不用加班,想早点回家休息一下。晚会就不去了,下次有机会再参加吧。你们玩好啊。”

“你不来也好,晚上还有抽奖呢,来了拉低中奖概率。”同事调笑着,语气间又有几分关心,“好了,外面好歹也下着雪呢,不过雪不大,你早点回家休息吧。把围巾拉紧点。前些天看你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来上班,吓了我一跳。”

喻文州点点头,把大衣的双排扣扣好,围好黑白格子围巾,用购物袋把那一堆礼品装好,然后对着同事挥了挥手:“那我先走了。”

“走好啊。”同事点点头,“下周见了。”

“下周见。”喻文州提起袋子,出了公司的大门。

喻文州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品牌服装的分公司。喻文州其实刚刚才过了实习期,实习完后先去考了个驾驶证,然后就正式来公司上班了。虽然只是个新人,他却比很多前辈都要拼命。

商店的橱窗里都亮着灯,白色的塑料模特穿着漂亮的冬服在橱窗里摆出不同的pose,一对对情侣站在橱窗前,偏着头跟对方兴奋地聊着什么,脸上洋溢着幸福。男生抖落了玫瑰花上的雪,递给了漂亮的女生。女生接过玫瑰花,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礼物盒递给男生。

“亲爱的,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众多情侣中,喻文州孤零零的一个人反而显得挺显眼。

喻文州把双手捂在嘴边,呼出一口热气,四周环顾了一下。去年的圣诞节,他可以说是跟自己的对象一起过的,也可以说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去年的圣诞节,他跟王杰希分手了。

三年前喻文州追到了王杰希,过了两年,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年一过,他们就这么分手了。

喻文州平时看似一个认真严肃的人,但其实他的内心依然向往着浪漫。而王杰希却跟喻文州相反,王杰希追求的是比较平稳,踏实的生活。刚开始双方对对方都抱有一丝好奇,这个恋爱谈得也算是甜腻,两边都是比较为对方着想的人。王杰希偶尔也会给喻文州变个魔术玩点小浪漫,喻文州平时也挺安分,该工作工作,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懂事地不去打扰对方。

可是两人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对于对方的照顾也少了很多。两个人的感情似乎越来越淡,到最后甚至连见一面都没什么时间。两人都把心思放在工作中,以至于自己完全忽视了对方的存在。想起对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要忙起来了。

据说每段爱情中间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感觉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变淡,一心一意照顾自己私人的空间。王杰希和喻文州这一段长达两年的恋爱也是一样。只要双方都熬过了这个时期,对对方的感情会变得更深,也更有动力一起走下去。

可是王杰希和喻文州都熬不过去。

去年的圣诞节,王杰希和喻文州终于有时间在一块过了。

那年圣诞节也在下雪,而且下得比今年还大。

然后王杰希提出了分手。

“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王杰希把雨伞上的雪抖落,“有些人在一起,是为了互补;有些人在一起,是为了互助。可是我……我说不清楚我跟你的关系。喻文州,我们不是一类人,我们都各自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我们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步入彼此的圈子,去照顾彼此。”

喻文州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和你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王杰希垂着眸,想了一会儿,再度开口道,“喻文州,我无法否认,我曾经确实是喜欢过你,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们交往,都只是在贪图新鲜感而已。当我意识到我们之间根本不合适的时候,我就打消了对你的所有念头。”

“……你说完了?”喻文州又等了一会儿,王杰希彻底不说话了,喻文州才开了口。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

喻文州伸出手,整了整王杰希的领子,一边整一边说道:“你说你对我没感情了,这点我信。你说你要分手,然后说了一大堆理由。不管是“各自顾各自的事情”还是“交往只是因为新鲜感”……你说的都对,我无法否认你说的任何一句话。”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不是那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人。”喻文州整理好王杰希的领子,垂下了手,露出一个笑容,“那么就分手吧。”

王杰希看着他,内心有些复杂。

雪越下越大,冷风刮过两人的耳边,喻文州不自觉地耸了耸肩膀,打了个颤。

王杰希从包里拿出一条黑白格子围巾,轻轻围在喻文州脖子上,然后打了个结。喻文州顿时就觉得暖和多了,他抬起双手,捂在嘴边,轻轻呼了一下,白气从他指间溢出。王杰希站在他面前静静地看着。

“谢谢。”喻文州轻声问道,“这是分手礼物吗?”

王杰希默然了。

“那我也给你一份回礼吧。”喻文州伸手到包里掏,掏了半天,掏出一条被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空调毯,递给了王杰希,“这个冬天和夏天都挺有用的。而且是淡绿色的……我记得你挺喜欢淡绿色的。”

王杰希没有推辞,接过了那条空调毯:“谢谢。”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这句“谢谢”,便没有说话,默然站在原地。

“带伞没?”王杰希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喻文州点点头,又从包里掏出一把透明伞。

王杰希叹了口气,道:“那再见了。你也早点回家,半夜雪会下得很大的。”

王杰希转过身,撑着伞离开了。喻文州打开透明伞,举在头顶,静静地看着王杰希的背影。风声越来越大,喻文州觉得耳朵被刺穿了,有点疼,街边的音乐听起来有些模糊了。喻文州深呼吸一口气,他觉得冷风全灌喉咙里了,喉头干涩得厉害,有点疼,可他没管。

那句话刚到喉咙口,就被喻文州憋回去了。他颓然地站在原地,小口地喘着气,愣愣地看着王杰希离去的背影。

喻文州没那个勇气喊出来。

“圣诞快乐。”喻文州垂下眼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着了,他嘴唇有些发颤,轻声喃道,“王杰希。”

自那以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再也没有过联系。喻文州选择留在了北京,然后找了份工作,过了三个月实习期后,开始工作——就是现在这份工作。王杰希的所有联系方式他都存着,可后来他再没去看过一眼。

这条商业街就是两人当初分手的地方。那年下雪比较大,街上的人远没有现在这么多,王杰希和喻文州在这里上演了一场每天都会出现的分手戏码,来来往往的人们早已看惯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喻文州在圣诞节前夕时走回这里,想到去年那件事,又是一阵感慨。时间过得怎么这么快,喻文州甚至产生了一种他和王杰希昨天才分手的错觉。喻文州摸了摸脖子上的黑白格子围巾,抿了抿嘴——他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不是脑子烧了。

他拿出了手机,熟练地在通讯录置顶找到了王杰希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tbc.


顿时有种现代都市言情的赶脚【。

哪儿要是ooc了或者你觉得情节不合理的请务必告诉我好吗不管评论区还是私信【。

我脾气算好的啦要是你说得有道理我一定改改改【。

因为你们只在背后槽我根本改不了什么呀【。

然后,意外,我,卡结尾了【。【哭着

雪色这个美哭的名字当然不是我起的,感谢安昀昀 @极乐蓝图 XD然后,这是一篇王喻两个人的分手梗,我知道你们说很土啦_(:з」∠)_然而我觉得这个梗好经典XD这篇文想送给两个人 @全民妈妈  @喻酒择.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