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评][ 百日王喻 ] [ Day 25 ] 来日(中)

酒酒我又在善用转载功能了_(:з」∠)_因为这个文评有点多……3000+所以……

以下正文XD

“这两个在酒局饭场上始终保持一贯清醒的家伙,也会愿意为了谁而醉上那么一场。并且一醉之后,就不曾再醒过来。”等更新我可是等得死去活来的,然后今天更新了我反而没什么勇气点进去看。然后看到的第一段,我就被这句话戳中了。

从语文的角度来看(?),这里说的醉倒与醒来,我个人认为有两种解释的意思。第一种,大概是指自己心甘情愿地跟对方在一起,可以为对方做出任何事,就像沉浸在名为“他”的海洋里之类的(←酒酒你看得懂我说啥吗x);第二种,不管是原著还是前文都有提到过,不管是老王还是喻队都是特别理智的人,可是醉倒的话,相当于理智不清晰,也就是说两人因为对方,丧失了大部分或者说是所有的理智,而被感性所支配,这样?大概的意思就是,两人爱对方可以说是爱得死心塌地的,两人都在为对方付出,是吧?(bushi)(我理解一句话都理解了这么一大段也不知道酒总看不看得懂x)

然后后面的云朵变成刀削的形状……原谅我想到了刀削面(你是对食物有多执着!白斩鸡肉锅也是!)(不行我好饱可是我又馋了)。)不由自主地开始想,酒酒下一次会写到什么食物呢……这次除了刀削面还有冰淇淋哎,其实我也喜欢香草口味的,味道特别棒W~不过不管是什么口味的,都超级甜呀XD

然后喻队大半夜因为B市的晚风打电话给大眼儿,我——又有新的理解,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首先喻队本身就是一个理性到极致的人,绝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打电话打电话给别人,这样一来会打扰别人休息,二来会让人困扰……可是喻队却打给了王杰希来求证。众所周知在B市的人其实还有小楼啊,叶神是北京人也在北京呆过是不是?可是喻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王,证明他心里还是记挂着老王的。他之所以打给老王,就是相信老王会给他一个答案,至于这个答案是什么,不管是晚风是否温柔亦或是暗示一些其他的答案这样……我就不知道了。可是不管是什么,他始终是相信老王的,这点我没说错吧?最后,其实在我的印象里,没准这个冬夜的晚风暗示的就是老王。喻文州相信B市晚风是温柔的,假如这个晚风暗示的是老王,转换过来就是,喻队相信老王是温柔的。老王说谁要是相信那什么晚风谁就是傻逼,喻队认为自己中箭了,那就意味着喻队是相信的。如果说喻队真的傻逼了的话,那也是栽在了大眼儿手上,而大眼其实在说“你别相信我很温柔信了你就傻逼了”结果喻队“可是我就觉得你温柔”……maya这个脑洞我开不下去了细思恐极这他妈就是be的节奏啊哭哭哭QAQQQQQQ那么将我这个脑洞延续下去,喻队说没准是有温柔晚风时你没出门……那就意味着大眼儿的内心实际上是有温柔的一处的,喻队也相信着他的温柔。在半夜的时候,就是说在没什么人的时候,就是说那处温柔还没人知道,就连老王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喻队就是相信着……老王说,那个不叫晚风,叫发疯,也就是说喻队对老王……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首《因你而疯》【←你可以闭嘴吗】oh我这个脑洞简直啦!【wait】

然后前面那个让我脑洞大开的晚风,其重点都是给老王请喻队来B市住做铺垫吧【。】可是上一集不是说不请自来的客人吗【。】难道我漏看了什么x?重点还是老王是半睡半醒的状态(还打了个哈欠)说出了这句带邀请意味的话语,这就是说他下意识——潜意识是想要喻队来B市的是吗?细思恐极【。

然后从回忆杀杀回来,喻队的指尖摸着关机的手机,凉到了心坎——说简单点就是喻队心都凉了,加上后面的描写,已经可以很明显看出喻队的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可是喻队除了后悔,应该还有害怕的情感,他那时候在惧怕面对大眼,他对大眼儿更多的应该还有歉疚。他之所以怕面对大眼,就是怕见到了,大眼儿如果不愿意原谅他,那么两人恐怕会闹得更僵,很有可能……直接断交。这绝对是喻队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喻队选择了逃避,这也是我最心疼喻队的一个地方。喻队在寒冬里迈出了脚步,这句话真的很有画面感,真的会让人觉得有一阵凄凉与悲痛的感觉,这应该也是交织在喻队心中的情感吧。

可是最有画面感的,估计是下一段。王杰希沿着大街小巷不断地奔跑,在这一座城市里,寻找着自己爱人的踪迹。两人一起去过的地方,充满回忆的地方,如同浪潮一般拍打在他的心脏上,让他心一下一下地震动。(讲真,我真的很想看到,哪个画手大大可以画出这一幕,特别是用水彩的那种风格……这种画面是渲染出来的,大概。)这里真的特别戳心,其实为了寻找某个人不断奔走这种情节我也写过,可是我自认为我是写不出酒酒这种戳心的感觉的。我是真的为之心酸。

然后后面一段傻白甜……用语文专业术语来说就是以乐衬哀吗……(阅读理解写多了)说实话中间那段傻白甜并没有什么看头,最多也就是会让人觉得开心,甜蜜,而这种开心与甜蜜安插在这种场景中,就是另一种意味的悲哀,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一笔填得挺好。每一个小片段连成一个大片段,不会显得特别抢戏,可是又特别有感觉。

都市夜里的华灯映出了满街浊尘,我自认为自己再写个几年都写不出这样的一句话……这就是功底的差别吗(。)这几段的描写我是真的自愧不如,身为一个文手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所以我真的特别佩服酒酒x这一段看得我脑子里飘过了一大屏一大屏的弹幕,可是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语言来描写我心中的感觉,所以……抱歉这段我无法进行文评。可是这一段我知道任谁都可以看得出,老王是真正的深情,他对他爱的人是无比的认真。哪怕人潮汹涌,我也能够找到你,这也意味着我跟你之间有着那么一种缘分,以及我对我们之间感情的信任。是这样吧?

下一段文州是处于特别无助的情况,他甚至不知道王杰希疯了一般地找他。如果像喻文州这样的人会感到极为无助,那现在他的情况一定跟之前构成了必然的反差。如今的喻文州跟王杰希几乎是一体的存在,谁也离不开谁,所以两人在分开的时候,会觉得很无助,就像身体的一部分被剥离了一般。或许这就是爱的一部分啊。

突然跳到老王跟喻队一开始的时候,我其实觉得有点突兀。不过从这里开始,就是在追寻喻队与老王爱的足迹呀☆(甚么)不是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么,之前两人碰撞在一起时,一定会产生一些火花。那些火花绝对不是爱的火花,最多只能算是对对方的关注,欣赏,可是当真正的火燃起来的时候,这种感情就逐渐变了,变成了倾慕与爱恋。

后来喻队输了,然后哭了——那个时候喻队还年轻,而且还特别要强,所以就算哭出来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后来老王非常温柔地给了他一包纸巾,喻队觉得蛮惊奇,很有可能那包纸巾就是两人的羁绊吧。输了不要紧,可是赢了我的你,必须代替我的份,一直赢下去,拿下冠军。这种说法其实在很多番剧里都可以看见,因为你赢了我所以你要代替我走下去之类的,从这里就已经可以看出喻队对老王的绝对信任了。不仅是信任,更是一种托付。王杰希应承了喻文州,他说,好。

所以,第五赛季,微草夺冠。

这一段真的很触动我,我几乎要把这一段活生生代入原著。

那么,我期待着大结局。酒酒prprprhshshs嗷嗷嗷嗷嗷这他妈的太戳我啦我简直要在大半夜边看边尖叫出来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果然联盟双苏大法好最后让我表达一下我对王喻的爱——(比爱心)这两个人一定要在一起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另外酒酒写更新辛苦了,这么大半夜地还在写更新……看来每一章都是特别用心地写呀超————————————敬佩!!!!!!_(:з」∠)_所以还是要谢谢酒酒带来这么好吃的粮食!!!以后也要继续加油产更多更好吃的粮食我们王喻党可是特别特别特别饥渴的呀XDDD不要拦着我我要给酒酒表个白噫啊啊啊啊啊【酒痛党你们不要打我好吗我真的不拆我真的不拆我就是表个白呜啊啊啊你们要了解一个痴汉的感情嘤嘤嘤嘤嘤嘤qwq


酒肆闲谈:

Ⓞ 原作向,王喻二人均已退役

Ⓞ 言情煽情矫情,OOC预警


他俩在一起之后,身边朋友跌破眼镜的不少,觉得理所当然的却更多。

台面上粉丝只看见蓝雨的正副队有奸情,微草的师徒档瞎眼睛,真正知道内幕的那些职业大神们却早被这两队队长闪得换了好几副墨镜。纷纷感叹原来这两个在酒局饭场上始终保持一贯清醒的家伙,也会愿意为了谁而醉上那么一场。

并且一醉之后,就不曾再醒过来。


喻文州漫无目的地在街头闲晃,夜幕越来越沉,浮在天上的灰色云朵被寒风裁成了刀削似的形状。

他忽然想起来,先前苏沐橙推荐他看过的网路言情小说里边,曾说过B市的冬天拥有温柔的晚风。那时他与王杰希之间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却还没真正在一起,也都尚未退役,仍然分住在南北两端。

趁着夏休期的空闲时段,喻文州干脆把这本联盟第一女神推荐的小说拿出来看,聊以打发时间。

这位作者的笔力遒劲又强大,喻文州不看还好,未料这一看居然不知不觉地就看到了三更半夜,而在看到B市的晚风时,求知若渴的他突然便有股想打电话给王杰希求证的冲动。

于是他就真打了。

结果电话那头被吵醒的微草队长听他陈述完毕后,静默了两秒钟,心道你TM半夜打电话过来就为了慰问晚风?你才是半夜别发疯好吗。

最后却也终究是拗不过人,冷静地回答他说,谁要真相信B市的冬夜会有温柔的晚风谁就是傻逼。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右膝盖中了一箭,有些不服地抗议说指不定有温柔晚风的时候你没能出门,赖在家里睡觉呢?比如说半夜的时候……

王杰希又静默了两秒,然后揉着额角回说,那不叫晚风,那叫发疯。

……

左边膝盖跟着中箭,喻文州乖乖闭嘴了,觉得这个人说的好有道理啊我竟无法反驳。

你要不相信的话……王杰希的声音有了短暂模糊的气音,听上去像是掩嘴打了个呵欠,你要不相信的话,以后搬来B市住就知道了。

喻文州听完后愣住了。这话怎么听上去就有种邀请的意味呢。

另一边王杰希说完,顿了一顿,突然就跟着沉默了,显然也想到了这句话背后的含意有多深刻。

听着话筒里远在彼方的那个人安静平稳的呼吸声,喻文州思考了许久,而后微微抿起嘴,无声地笑了。


好啊。他说。


月光迤地,夜风乍起。喻文州想着想着,好不容易平息的心中那股不知名的涌动,又蓦然从心口蔓延开来,伤感萦怀,他忽然好想去一个地方。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口袋,手机有带着,可却忘了带钱,没法儿搭地铁。他摸出手机,屏幕暗着,没有开机的机体微微泛着凉,一路从指尖透到心坎。

虽然想打给王杰希,道歉也好,服软认错也好,不过估计对方现在应该不会想看到自己。

他们彼此都需要一些空间各自冷静一下。

喻文州把手机塞回口袋,在心里默声安慰自己不要紧,反正也不过两站之遥,这点距离,应该还是熬得过去。

北方冷归冷,要冻死倒也挺难的。

他略略定了定神,终于在严冬里迈开了脚步。



王杰希甫出家门便拼尽全力地跑,他沿着大街小巷、两人曾一同去过的、牵手行过的地方一处一处地寻找,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触景生情了。


像是街口那家名叫『亮晶晶』的早餐店,他记得喻文州每天都会坚持着早起,拖着他去那边吃早餐,然后吃完回家继续睡。对于此举,喻文州虽是打着规律三餐的健康标志,可王杰希知道这个人根本就只是爱吃,除此之外,无非也就是想拿店名来调侃自己罢了。


又像是他二人住着的小区附近那家生意火红的冰淇淋车,每回二人好不容易拣好了口味,喻文州总要抢着他的冰淇淋吃,王杰希简直要被烦die,到最后干脆他点什么口味,自己就跟着点什么口味,心里还有点得意,暗道我看你现在还能抢什么,没想到喻文州仍然照抢,真是幼稚得可以。

终于有次王杰希忍无可忍,在喻文州扑过来抢食的当下,顺势就把人抓过来,当着老板娘的面直接嘴对嘴亲下去,吓得喻文州直接就把冰淇淋扔地上了。而王杰希在犯罪完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说我还是觉得香草口味的比较好吃。


很偶尔地,喻文州会拉着他去吃路边摊,王杰希就会皱着眉批评,说这摊位老板要是做得比我好吃就算了,可它分明做得比你还难吃啊,做什么总爱来这家?

喻文州一听就不服气了,反驳说我做的菜明明比你做的还要好吃!

王杰希说你的重点不对。


都市夜里的华灯映出了满街浊尘,王杰希边想边跑,跑得肺都要爆炸,可他不敢停下,气喘吁吁地从口袋里翻出手机,不停地拨喻文州的号码,没通,再拨,又没通,还是拨,满脑子都是那个令自己满心倾慕的名字。

红尘万丈,他望着远远近近的灯火耀耀煌煌,想着那人的温柔眉眼,想着彼此一起度过的岁月静好,原先堪堪含在舌尖的那三个字,情不自禁地便脱口而出了。

喻文州、喻文州──

潮来潮往,王杰希陷在人群里,挣扎着往前,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越喊越大声,喊到最后几乎都要声嘶力竭。只希望如果他真的在人群之中,哪怕仅是轻轻淡淡地望他一眼,那也就够了。

之后他会负责找到他。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哪怕人潮汹涌,文州,我想我总是会找到你的。



月明星稀,跫音静谧。喻文州踩着有些虚软的脚步,一点一点地往前。四周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乍看之下像一圆滑的黑色穹顶,牢牢地将他罩在中心,静静地朝四周望出去,穷极得仿佛什么都只剩下轮廓了,无端地就透出一股荒凉的味道。

他已经很久没尝过寂寞无助的滋味,王杰希始终将他保护得很好,在他学会把愁绪一点不漏地含在眼底之前,就已经把他抱进怀里安慰。喻文州哪里还悲伤得起来。


王杰希对喻文州的在乎,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有迹可循的。早在训练营时期,他二人便已经在观众席上有过了一面之缘。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这两位未来的荣耀大神的心里,便都已经掐出了一点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相知相惜的星火。

而这星火最初崭露的那点热度,便出现在多年前的那场蓝与对微草的比赛。


那时他二人都正值年少轻狂的岁数,两位少年大神在赛后的选手通道上不期而遇。

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王杰希刻意把他堵在了选手通道上。


彼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刚应付完记者会,后者说自己有东西放在比赛场地忘了拿,刚放下话筒便先行离开了,让他先回车上和队友会合。

看着搭档通红的眼角,喻文州知道这人其实只是想找个无人的地方独自痛哭一场,却也没去拆穿他,毕竟有时靠寂寞来沉淀心情反而最有效果。

最后他只朝着那个背影挥了挥手,便一个人沿着选手通道往外走去。

那时他每一步都踩得十分稳妥,表情平静,然而却无法遏止泪水在脸上恣意纵横。等到真正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距离自己仅仅几步之遥,近得都能见到他脸上清晰明朗的轮廓。


喻文州遇见了王杰希。

在他哭得最狼狈的时候,遇见的王杰希。


距离初见二十四个月后的赛后选手通道上,微草队长靠着墙,灯光打出来的剪影削瘦而高挑。一转头,见到喻文州朝这边走过来,便睁着一双不对称的眼,带着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盯着他。

荣耀第三赛季,少年魔术师横空出世,靠着一身特殊刁钻的醒目打法,还有那双远近驰名的大小眼,在联盟里掀起了一股崭新而璀璨的波澜。这股波澜持续震荡,至今两年都未见消弭。

那段时间里,但凡有接触过荣耀这游戏的,几乎没有人不晓得王杰希的大名,喻文州自然也包含其中。


那时便已经高了他半颗头的魔术师身姿挺拔,递过来的眼神庄重而严肃。少年老成的王杰希,在那时便已经颇有一队之长的架式与风范,眸心嵌着一点冷,一点少年人特有的狂傲,似乎还有丝许的饶富兴致。

然而在看清喻文州红肿的眼眶时,王杰希脸上的那种冷漠却在瞬间褪了下去,被疑惑和不解取而代之。

「……哭了?」他皱着眉问。

喻文州又愣了半会儿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又复闭上,沉默半晌,最后却是答非所问地应了一句:「没事。」又趁着王杰希再度开口前反过来问他:「前辈找我什么事?」

王杰希盯着他觑了许久,似乎是在估量喻文州这话的真实性。看了近一分钟之后,才缓缓地将目光移了开。

「……没事。」

然后转身就走。


对于这位微草队长神奇的处事风格,喻文州早已略有耳闻,却是一直到那时才真正见识到。

该怎么形容才好?喻文州提起袖子抹抹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给王杰希一个定位,就发现前面的魔术师走路走到一半,高挑的身形便忽而顿住,继而脚跟一转,竟是去而复返,快步走到他跟前站定了,从口袋翻出一包干净崭新的面纸,往喻文州手里一塞,然后再度掉头就走。

……

该怎么形容才好?

啊、是了,莫名其妙。


喻文州手里捧着那包面纸,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愣了几秒之后,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喊住那人:

「前辈。」

前头挺得笔直的背影顿了顿,侧着身子回过头看他。

喻文州低下头,原先自然垂在身侧的双手悄然攥成了拳头。再抬起头来时,眼眶仍是红的,面上神色却是毅若磐石,眸底镶着一点倔强,波光粼粼地。王杰希当时还想,这人的眼神怎么就能这么动人呢。

「要赢。」喻文州说。

一定要赢。

既然你赢了我,那就不能输给别人。不只是下一场,下下场、下下下场,都一定要赢。这是对于可敬对手的一种心服口服,一种甘之如饴,一种信赖,更是一种托付。

旁人都说王杰希骄傲,然而喻文州又何尝不是。输了比赛,他自然不甘心,可对于王杰希,他却是真的很服气。


静静盯着喻文州泛红的眼角看了一会儿,王杰希忽而牵起嘴角笑了,眸色壮观而辽阔。

「好。」他说。



荣耀第五赛季,微草摘冠。



TBC.


评论(1)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