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王喻][Day 22]红玫瑰(下)

*花吐症paro

*私设喻队单相思(现在不是了)


6.

    

“队长队长,明天就是微草对蓝雨的比赛了,你能行吗?你现在咳得越来越严重,身体还能支撑住吗?不行的话,我们……我们大不了……大不了弃权!”黄少天担忧地看着喻文州,说到弃权那一句时,声音有些颤抖,“你的身体要紧啊队长!这个时候你就不要硬撑了啊不行的!我们来年还有机会呢!”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默默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队长,喻文州,你……”

喻文州做了一个让黄少天噤声的手势,然后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可以。”喻文州在纸上一笔一划写下这几个字,“相信我。”

喻文州站起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可以。

他这么默念道。

如果这花吐症真的只要向他告白,两人两情相悦就可以痊愈的话,不妨赌一把?

赌局是爱情,赌注是生命。

 

7.

 

晚上,微草的人便来到了蓝雨的主场,住宿一晚,明天开始比赛。

喻文州手里拿着手机,编辑框里早已编辑好了约他出来的信息,可是指尖却停留在发送键上,迟迟没有点下去。

“杰希……咳……”一喊出那个人的名字,自己的喉咙里便堵得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己吐出的玫瑰花瓣数量似乎更加惊人,颜色也似乎变得更加鲜艳。喻文州看着满手的玫瑰花瓣,不知道如何是好,便匆匆点下发送键,然后把那一大把玫瑰花瓣扔进了垃圾桶里。

王杰希大半夜的收到了喻文州的短信,首先竟然是有点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喻文州这么晚约自己出来干什么,他第一反应甚至是要去猜喻文州的心。

过了好一会儿,他只在编辑框写下了两个字。

“等我。”

 

8.

 

看到王杰希这发的两个字,喻文州竟是松了口气,便靠在湖边的栏杆上看夜景。

要到十五了,月亮特别圆,特别皎洁,月光也是温柔极了。

柔和的月光洒下,把喻文州的侧脸衬得稍微柔和了一些,喻文州的眼里似乎映着波光粼粼的湖,就像几颗璀璨的星辰落入了深邃的海。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四周都极为安静,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是王杰希来到这里时看到的景色,他敢说这是他这辈子看过最漂亮的风景。

真是个好看的人啊。

王杰希不由得这么想道。

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来自他的视线,扭过头,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马路对面的王杰希。喻文州笑了笑,朝王杰希招了招手。王杰希点了点头,马路上没什么车,王杰希小心地过了马路,然后向喻文州走去。

喻文州比王杰希稍稍矮一点,他稍稍仰头看着王杰希的眼睛,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王杰希白了喻文州一眼,“这么晚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喻文州向王杰希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拿出手机,在记事本上打字。

“王杰希,我喜欢你。”

他把屏幕亮给王杰希看,王杰希的脸被惨白的荧屏光映照着。

“……你这么晚找我出来,就是为了跟我开玩笑?”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说出来的话让喻文州感到仿佛掉入了冰窖。

 

9.

 

“没……咳咳……”喻文州把手机放回兜里,用力抓住王杰希的手腕,似乎是怕他离开,“王杰……希……咳……我,喜欢……咳咳……你……”喻文州强忍着呕吐的欲望,一边咳嗽,一边说完这句话。生理性的眼泪从他的眼角不自觉地溢出。

夜风吹过,暗红色的玫瑰花瓣像涌泉一样洒在王杰希的脸上,身上。看起来就像刚刚从玫瑰花瓣雨里走出来一般。

“抱……歉……咳咳……”喻文州连忙一边咳嗽一边摘下王杰希身上的花瓣,不料刚说了两个字,又是大堆的玫瑰花瓣涌出,喻文州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先别说话,打字吧。”王杰希见喻文州这般,无奈地道,并马上伸手把身上的花瓣拨弄干净,“文州,你这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闷声道:“我……咳咳……说给你听……”喻文州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睁开眼时,手里堆了一捧玫瑰花瓣。

“这大概……咳咳……是花吐……”

“要对……咳……喜欢的人告白……咳咳……”

“两情相悦……”

“才……可以……咳咳……”

“我……喜欢……你……”

“杰希……”

喻文州说得特别困难,手里的花瓣丢了好多次,快要堆满了路边的垃圾桶。

“所以……我……”

“??!”

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10.

 

王杰希把他拥紧在怀里,那阵熟悉的气味,那个熟悉的人——

被夜风吹凉的身体在他怀里变得炽热,胸腔内那颗心脏跳得特别厉害,手不自觉环上他的身体,紧紧抱着他的后背——两人贴得很紧,似乎可以听见他心脏的跳动声,他血液流动的声音。喻文州曾经无数次想要这样拥抱面前这个人,可每回到了最后,都只能微笑着与人握手。有的时候喻文州还会想,如果自己喝醉一次,或者冲动一次,那该多好——如果可以像现在这样靠在他身上,闭着眼睛,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心地交给他。

可自己怎么可以呢?

自己可是蓝雨的队长,喻文州。

“杰希……?”

“喻文州,不要说话。”

“好。”喻文州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我对你的感情,跟你对我的感情一样。”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把他抱得更紧。

……什么?喻文州的大脑好像一下子炸开了烟花。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的理性吸引了。被剑与诅咒击败时,其实我并没有什么不服气。我在想,如果没有这个术士,那把剑一定斩不断微草的三连冠。我不知道你到底努力了多少,可是我知道你的付出与努力一定不会比任何人少。”

“我开始关注你,那个时候我是抱着‘了解敌人’这样的想法去接近你的。私底下的你意外的温和,与赛场上的你截然不同。这可能也是我佩服你的一点吧。可是逐渐走近了你,我才发现我对你的佩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逐渐转化为爱恋。”

“可是我不敢说——你以为我真的很勇敢吗?我不敢告诉你。”王杰希抱着那个单薄的肩膀,向来稳定的手竟然开始颤抖,“我以为你根本没有注意过我。我以为你只是对谁都那么好,我只是有点害怕,所以从来都没敢告诉你。”

“我不知道什么是花吐是什么,但是我看你说得很辛苦,而且几乎每说几个字都吐一次花瓣。如果只要两情相悦就可以让你停止吐花的话,我……”

“文州。你的眼睛很漂亮,就像深邃的海一样。”

“我愿意成为沉溺海底的那颗星辰。”

喻文州只是觉得喉咙一松,好像堵在喉咙口的那一大束玫瑰花瓣已经消失了。

“王杰希?我没有……”喻文州摸着嘴唇,难以置信地道,“没有吐花了?”

王杰希的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讶。

“其实你吐花的样子,特别美。”王杰希轻轻笑了。喻文州的肤色本来就偏白,暗红色的玫瑰花衬着他,看起来实在是好看极了。

喻文州也笑了出来,拿出一片暗红色的玫瑰花瓣。

“魔术师先生,我给你变个魔术。”

喻文州微微仰着头,吻着他的嘴唇。王杰希不自觉闭上了双眼,与他加深了这个吻。

“看,不见了。”两人的嘴唇分开时,喻文州伸出了手,眨了眨眼,“神奇吗?”

“神奇。”王杰希勾起嘴角,点了点头,“真是个奇迹。”

能与你相遇,相恋,本就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奇迹。




END.

---------------------------------

一直很想写的花吐paro也写完了,算是满足了自己的一个心愿。

能够与你相遇,本就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奇迹。 @全民妈妈 

感谢观看。

评论(1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