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paro】【ABO】意外 36

私设有。

ooc有。

接受意见建议不接受直接喷。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江波涛,默默点头,拿出手机,却没有直接打给王杰希。

他开了一个录音软件,可以把两边的通话录下来。

“少天前辈……做事真的很细心啊。”江波涛悄悄对周泽楷说道,“如果是我,都未必想得到录音这招。太管用了。待会儿问问少天前辈用的什么软件。”

周泽楷默默点点头:“黄少天,很小心的。”

不懂得如何小心的人,又怎能抓住每一个机会,成为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呢?

“喂?王杰希啊?什么啊,是我啊黄少天!哎你别说话,你什么也别说先——我是来问你个事儿。小江跟我说你把喻文州抓跑了是不是?唉唉,你别骗我啊,再怎么说咱都曾经友谊一场,你堂堂微草当家要是干骗人这种龌蹉事儿,我可忍不了啊。快点说,是不是?”黄少天一打通电话,就直切中心,连说闲话的时间都没给王杰希。

王杰希一听是黄少天,要糊弄他比糊弄江波涛和周泽楷难多了,索性也就承认了:“是。”

“我靠?!王杰希你人性呢?赶紧把喻文州交出来啊,不然我们蓝雨不会对你客气的啊!我跟你说要是你再不把他还回来,咱蓝雨和微草的结盟合约可是要破裂的啊!你别仗着微草势力大就欺负人,咱蓝雨现在可那么好欺负!”黄少天听见王杰希这么一说,可就要炸了。

王杰希却是一脸淡然:“你以为微草会怕你们?”

为了喻文州,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成了。”黄少天关了录音,“我还真没想到王杰希那孙……那家伙居然敢做出这种事。回去我就跟蓝雨的兄弟们说,咱跟微草彻底掰了,破裂了!小江,你是不是想轮回跟蓝雨联手打微草?我帮你!”

“太感谢了……真是……”江波涛看着黄少天,一脸感谢,“太感谢少天前辈了。”

“别说了,这事儿我是怎么都忍不了的。不过小江……”黄少天看了看江波涛,“你知不知道,喻文州的玉狮子?”

“玉狮子?”江波涛想了一会儿,“说到我玉狮子的话……你是在说我哥那个吊坠么?”

“对对对,就是那个吊坠,这么小一个。”黄少天还比划了一下,“你见过?”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从衣领里拉出一条红绳,上面挂着一个玉狮子吊坠。

“哎哎哎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黄少天见了这个玉狮子,大叫了出来,“这个是喻文州的信物——据说是专门定制的——没人能完完全全地仿制出来。这玩意儿在小江你手里啊?我都不知道呢——”

“这个玉狮子吧……其实不是唯一的,是唯二的。”江波涛小心翼翼地道,“我妈手上原本有块挺好的翡翠,我出生后,我妈跟我爸的关系不怎么好——她也没想把这块翡翠留给我爸,于是就找了个专家,用那翡翠雕了俩一模一样的玉狮子,就我们这挂坠。虽然说是一模一样,可是纹路还是有点差别。”

“她说我和喻文州,就是她心头的两块玉——不,比玉还贵重。她还说,让我们哥俩把这玉挂脖子上别拿下来,据说玉可以给人挡灾。哪天要是我们分开了,再次相见也可以凭这块玉认出来。我妈,从来就”

“没事儿,我也没仔细看过那纹路,你这足够以假乱真了。”黄少天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你这,能不能借我一下?你这玉狮子一拿出来,蓝雨那儿连个怀疑的人都不敢有。”

“这……”江波涛陷入了沉思,这么多年他都没摘过这玉狮子——可是为着喻文州,他这玉狮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尽管拿去。”江波涛说道。

 

喻文州被完全监禁了,自然不知道外面这些情况。

他刚才吐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从厕所里爬出来,就直奔门口:“王杰希!给我把王杰希叫过来!我要见他!”

“王当家处理正事儿呢,哪有这个空理你。”守卫的朝那扇门翻了个白眼,道。

“我叫你叫他过来,听到没有?”喻文州用拳头砸了砸门,声音里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你信不信我一动手就可以让他后悔一辈子?”

“他妈的怎么这么麻烦……”其中一个守卫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门前,对另一个守卫道,“你留在这里看着,我去找王杰希。”

“去吧去吧。”另一个守卫坐在门前,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王杰希进来的时候,喻文州静静地坐在床上,靠着床板,身上还盖着被子。他微微低着头,显得很是憔悴,与平日那个喻文州完全是两个人。喻文州怀了,却是消瘦了很多,这样子看得王杰希心疼,又不能多说什么。

王杰希走过去,坐在床沿上,与喻文州保持了一小段距离。

“你找我么?”王杰希开口了。

喻文州抿了抿嘴,露出一丝温和的微笑,就跟以往一样。

“杰希。”喻文州的声音很轻,比平时要弱气了点,估计是自己也折腾得没什么力气了,“我想……我想跟你说个事儿。我们商量一下,做一笔交易好吗?”

“你说。”王杰希听见“交易”这两个字,不满地皱起了眉。

喻文州却好像完全忽视了王杰希这个表情,自顾自地道:“杰希,你留住我,就是怕我把孩子打掉,是不是?”

王杰希沉默了,他想知道喻文州到底想说什么。

“这样,这个孩子我不打,我可以给你生下来。”喻文州轻声道,“然后,你就放我走吧,好不好?你想要的我给你,你放我自由,好吗?”

王杰希的脸色变了。

“你走了后,要去哪?”王杰希强忍着不直接发作,问道。

“去一个你们都找不到我的地方。”喻文州淡然道。

“小江怎么办?家怎么办?”

“小江我已经托付给小周了,我现在对小周挺放心。至于家,你说家……”喻文州叹了口气,“家是什么?我哪有什么家?我的家在我小时候就毁了。”

“文州,我们还可以……我们还可以有一个家啊……”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你为什么就是这么……你明明那么聪明,你也不想离开不是吗?”

“王杰希你不懂……”喻文州低着头,“我是个狠心的人。”

“好……你狠心,你确实挺狠心的。”王杰希忽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江波涛和周泽楷估计已经知道你怀孕的事了。”

“你?!”喻文州猛地抬头,用力抓住王杰希衣领,“你告诉了他?!”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道:“我没有。”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喻文州特别激动,他快要把王杰希的衣领给抓烂了。王杰希看着这么激动的喻文州吓了一跳,但还是装出淡定的样子。

这简直不是他认识的喻文州。

喻文州到底在想什么呢,王杰希很想知道,可是他没法知道。

 

“……所以江波涛为了找你,大概是去了一趟医院,从医生那里问出来了。”王杰希简单地叙述了一次事情的起因经过,然后静静地看着喻文州的反应。

“……”喻文州低着头,没说话,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自己好好想,我不急。另外,你要求的交易,我拒绝。”

“你不就想要个孩子吗?”喻文州的声音有些低沉,更是有些沙哑。

王杰希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没有回头。

“我稀罕你啊,喻文州。”

 

我稀罕你呀,喻文州。

七夕要到啦,你看,给个告白,喜欢吗w

我也特别喜欢支持我的你们XD

各位,七夕快乐哦☆

茶总今天帅吗w按时更新了哦?

评论(35)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