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日王喻][ Day 18]红玫瑰(上)

*花吐症paro

*私设喻队单相思

1.

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这是一个秘密。

他已经暗恋那个人好久了,只是苦于自己身在广州,而他在北京,两地相隔遥远,再加上工作忙的原因,他想要见一次王杰希都要费好大的劲。

而且,他就算见到了王杰希,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像喻文州这种脸皮薄的人,跟王杰希见了面,估计也就是聊聊荣耀,聊聊联盟,再聊聊对未来的期望。就像开新闻发布会之前对台词一样,说话的内容都是那么无聊,枯燥,官方。两人的性格有点像,都是把内心藏得很深的人,就算在一起了,也只是不断地玩猜心游戏罢了,哪会向对方坦白自己的想法呢。

 

2.

 

   “少天,这里应该……咳咳……”夏休期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约了一起打荣耀,在网游里练习一下剑与诅咒的新打法,顺便讨论一下如何改进队伍的战术。喻文州操控的小术士原本跟着黄少天的小剑士进行走位,可是小术士忽然一个趔趄,不受控制地往错误方向走了几步,又转了几个圈,就跟卡机时人物的抽搐一样。

喻文州猛然停下操作,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用力地咳嗽了几下。喉咙口被堵住,干呕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大脑完全无法将其无视。就像柔软的鹅毛在喉咙里挠了几下,控制不住地想要把堵在里面的东西咳出来。他的呼吸变得絮乱,身体也不住颤抖起来,强行忍住不让生理性的泪水脱出眼眶。

“队长?!队长你怎么啦?”黄少天看见小术士这般行为,又听见了喻文州那剧烈的咳嗽声,把鼠标一扔,跑到喻文州身边拍了拍他的背,一脸担忧地道,“队长你状态越来越差了,都咳了好多回了,是不是生什么病了啊?不用去看医生吗?现在是夏休,不用再那么专注训练了,身体要紧啊队长。你要是倒下了,那蓝雨可就要大乱了啊!”

喻文州紧紧捂着嘴,看着黄少天,弯弯眉眼勉强露出一个微笑,然后飞快地冲到了自己得卧室,跪在垃圾桶旁边。

“唔……呃……”喻文州困难地张开嘴,一下子就把喉咙里堵着的东西吐出来了。

红色的。

血红血红的。

是玫瑰花瓣。

“这是怎……唔……怎么回……事?”喻文州连一句话都没能好好说出来,刚说一两个字,就觉得有东西堵喉咙,然后就不断地吐出红玫瑰的花瓣。不说话还好,只是有要吐花的欲望,可是要是真的说起话来,那花瓣就争先恐后地往喉头上涌。

就像红玫瑰喷泉一样啊。

好难受啊。

 

3.

 

其实一开始喻文州吐花的症状还没有那么严重。

刚开始只是有点呕吐的欲望,可是最终还没吐出来。原本还以为只是自己吃一些不该吃的东西吃多了,反胃而已,粗茶淡饭调养几天应该就会好了。可是这种呕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喻文州也愈发不安起来。

后来喻文州开始咳嗽,他咳得蛮厉害得,最后他咳得实在是难受——

却看见一抹殷红。

手上有一枚红玫瑰的花瓣。

“……咦?”喻文州惊诧了好一会儿,又揉了揉眼睛,才确认了——那不是咳出来的血,那只是一片红玫瑰的花瓣而已。

花瓣特别柔软,看形状,还有点像一颗变了形的爱心一般。

“这是什么啊……我最近没吃玫瑰花啊?”

“不……我从来都没吃过玫瑰花啊?”

喻文州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他不去医院,而是他一早就去了医院了——当吐出玫瑰花瓣那一刻,他的内心便已经感到不安了。第二天,他便去看医生,并把玫瑰花瓣拿给医生看。而医生却是看了他一眼,一脸“你神经病吧”,然后告诉他:“来医院不是闹着玩的,这么大个人你还不知道吗?我还有其他病人,请你离开吧。”

然后喻文州就被“送”出了医院。

“我是真的想看病啊……”喻文州无奈地想道。

 

4.

 

既然医院的医生都不知道,这一定不是普通的病。

莫非自己是先例吧。

喻文州出了一头冷汗。

如果自己是先例,治不治得好还很难说,要是这玩意儿还是什么绝症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喻文州也是个普通人,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怕死的,就算他不怕死,也会怕自己父母和朋友出现什么心理阴影。所以他隐瞒了所有人。

“百度……咳。”他决定上百度看一眼,没准能发现什么。

事实证明他还真的找到了点线索。

很久以前——也不知道是多久,有一个单相思的人。

那个单相思的人是个男子,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发小——另一个男子,喜欢得将近发狂。可是他的父母,他的家人朋友,对gay都是抱有看法的。于是那单相思的男子便硬生生地抑制住自己的心思,努力去爱上另一个漂亮的女孩。

越是抑制,他的单相思就越严重,几乎一天到晚都想着那个男子。

最终他还是跟那个漂亮的女孩结婚了,结婚的那天晚上,他开始剧烈地咳嗽。女孩问他怎么了,他摆了摆手没说话,后来女孩睡后,他看着自己咳出来的东西——赫然是一片漂亮的淡黄色花瓣。

他看着这枚花瓣,愣住了,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在意那片花瓣。

一天又一天,他吐花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吐出来的花瓣也就越来越多。垃圾桶逐渐装不下那么多花瓣,他把女孩赶出了他的房间,不允许任何人见他。他闷在里面,不吃不喝,只是不断地吐花瓣。

一个星期后,他还没出来,有人便敲他的门。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他的家人便推开了门,发现他的房间已经被淡黄色的花瓣埋没,他倒在淡黄色的花海里,已经没了呼吸。

他的嘴里还有一片淡黄色的花瓣。

 

5.

 

“好扯啊……”喻文州一边看着这个故事,心里默读道,“据说单相思的人只有跟喜欢的人告白,两人两情相悦,才会停止吐花?否则就会因为花瓣太多堵住喉咙,无法呼吸进食,难受地死去……这就是花吐症?”

怎么可能嘛,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啊。而且那人不是都死了吗,哪来的治病方法?

倒是这个故事变成了一个梗,被很多小姑娘套用在什么同人文上……戴妍琦是不是有本本子讲的什么花吐症……不过这花吐症倒是跟自己这病挺像啊,不会自己这么不好运得了传说中的花吐症了吧?这可不得了啊。

刚好,自己也是单相思。

刚好,自己也是爱一个人爱得痴狂。

刚好,自己也没敢说。

不会这故事会一丝不漏地套到自己身上吧?喻文州这么想着,出了一身冷汗。

“告白么?跟王杰希?”

“别说笑了……咳咳……”喻文州苦笑了一声,“我跟他……咳……怎么可能呢。”

喻文州捂住了嘴,手上捧着一大捧玫瑰花瓣。

窗户开着,风从外面吹进来,把喻文州手里的那一大捧红玫瑰花瓣吹乱了。

房间里飘舞着红玫瑰。

tbc.

祝自己生日快乐kira☆

今天真是有史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了qwq

谢谢大家呀!☆

下个生日,也会抱着王喻粮来跟大家一块儿过的☆

评论(2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