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paro】【ABO】意外 30

“什么?”医生听见喻文州的问题,大吃一惊,然后皱了皱眉,“小伙子,堕胎不是说着玩的,万事都要好好想过再说啊。你这样瞒着你家Alpha擅自打胎,这可不好啊。而且,Beta本来怀孕率就低,你这次怀上了,要是再打掉,不仅对身体不好,还很有可能永远都无法怀孕了啊。你想清楚。”

“谢谢您。”喻文州笑着,“我想得挺清楚的。”

“我弄不清楚你为什么要堕胎,现在来堕胎的也就那么几种人……等等,你不会是因为你那Alpha其实……”医生说着,忽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您想多了,我那位Alpha是很好的人,不会做那种事的。”喻文州也知道医生指的是什么,他笑着摇头,拿起袋子,站起身,“那我先告辞了,您还有其他的病人吧。堕胎的事情我回家再想想好了。谢谢您的建议。”

说着走了出去。

 

喻文州是步行回家的。

一路上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燥热,停下脚步刚想说去买罐冰菠萝啤,忽然又想起怀孕的人好像不能喝酒精饮料,想了想还是买了瓶常温的矿泉水。

“算了,去找王杰希。”喻文州想了想,朝着王杰希家里走去。

 

王杰希刚喝完下午茶,就下了楼在小区里溜达。

老远就看见喻文州走了过来,而且脸上的表情还怪怪的。王杰希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快步迎了上去,喻文州没心思看路,差点跟王杰希撞个满怀。

“文州?”王杰希扶住喻文州,疑惑地问道,“怎么了?突然来这里。”

“王杰希,我……”喻文州抿了抿嘴,轻轻推开了王杰希,“我们分手吧。”

王杰希挑了挑眉。

 

To:小江

我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了,这段时间你一个人待在家里吧。当然你要去周泽楷那里住我也不拦着。不用担心我,好好吃饭,认真学习^ ^

From:喻文州

 

“说清楚,为什么要分手。”王杰希坐在凉亭里看着喻文州,面无表情地道。

喻文州站在原地低头看着王杰希,露出一个微笑,道:“因为不喜欢了呀。”

“不喜欢?”一个Alpha最好控制自己Omega的方式就是散发自己的信息素,“你以为三个字就可以把我敷衍过去?想得太美好了吧喻文州。”王杰希嗤笑一声,一时间整个凉亭都是竹的气味,倒是意境得很。

“可我确实是不喜欢你了啊。”喻文州是Beta,对Alpha的信息素抵抗力会稍微强一点,可面对着王杰希的信息素,他也强不到哪儿去,只能抵着身后支撑凉亭的石柱才能让自己勉强站住脚。如此辛苦的他脸上却依然是微笑,看起来讽刺得很。

王杰希不喜欢喻文州这种笑容,看起来真的很假。

“唔,我该怎么跟你说好呢。”喻文州歪了歪头,露出特别苦恼的表情,然后又恢复了微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你会怎么想呢?”

“我不相信。”王杰希拒绝了这个答案,“如果你从未喜欢过我,又怎么会……”

“又怎么会把小江带回来的轮回资料给你,又怎么会只愿意给你看到我另一面,又怎么会愿意跟你上床?你是想说这些吗?”喻文州的脚尖点着地板,勾着嘴角,“王杰希,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不会不知道我多能装吧?”

王杰希觉得心脏好像骤停了一下。

“你看,这种情态,我怎么会装不出来呢?太小看我了吧。”喻文州努力支撑着脚步,在王杰希身边坐下,手挽着他的手臂,温顺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王杰希下意识想要去揽喻文州,可喻文州却已经站了起来,后退几步,抵着石柱,与王杰希保持着距离。而他的眼里,净是淡漠与冰冷。

“可是你为什么……”王杰希微微摇着头,他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杰希。”喻文州的眼神暗下来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弄不懂呢?”

“为了利益啊。”喻文州的手指点在自己的下唇上,嘴角的弧度弯得更大了,“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会不知道利益这个词语意味着什么吧?”

“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利益?”过了好一会儿,王杰希才艰难地开口了,“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你获得你所谓的‘利益’。”

“当然有啊。”喻文州笑了笑,“例如,蓝雨和微草的结盟。”

王杰希睁大了双眼。

“蓝雨初期要是没有微草撑腰,估计早就被那些饿狼给生吞了——面对嘉世,百花,霸图这些势力,我们怎么可能撑下来。这点我还是特别感谢你的,毕竟你确实是蓝雨的恩人呢。”喻文州玩着手指,轻轻笑出声,“呵呵,后来蓝雨立稳了根基,也是你帮我们巩固了蓝雨的地位。能与微草结盟,真是幸运到极点了呢。”

王杰希觉得喉咙有点干涩:“你……”

“哦,还有一点,其实你确实是蛮器大活好的啦,至少我是挺满足的。”喻文州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耸了耸肩,“放心啦,我呢,我是挺干净的,没有任何病菌。所以说,你也不用怕我会把什么传染病带到你身上。”

“那么就这样,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啦。”喻文州摆了摆手,准备离开凉亭。

“你还想走?”王杰希忽然站起来,身上散发的信息素更加浓郁,喻文州的腿有点软。

“嗯,不然呢?”喻文州的声音有些发颤。

王杰希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你信不信,我能够让蓝雨崛起,就有办法让蓝雨一夜之间直接恢复原先那般破败的样子。”

喻文州没有回头,他只是静静地站着,说:“哦,随便你。”

“蓝雨是你的心血,你不会这么轻易就放任蓝雨被我摧残的。”

“当然不会。”喻文州猛然回头,眼神变得凌厉,“王杰希,你不要以为现在蓝雨离开你就会马上解散了。现在的蓝雨还有一个重要的纽带紧紧锁着轮回那里。只要我愿意,蓝雨可以分分钟跟轮回结盟。你再怎么神,也没法攻破我们的防线。”

“江波涛?”

“是。可是你休想对他做什么。”喻文州半眯着眼,道。

王杰希笑了,道:“我对他没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

“哦?”喻文州抿嘴笑了笑,“看来你是想咬着我不放咯?”

“当然。”王杰希站起身,走过去,紧紧捏着喻文州的下颚,把他抵在石柱上,“喻文州,你是不是以为,你是在玩,我也在玩?你是不是以为这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你这游戏偏偏还选中了我来玩——你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啊。”

喻文州眨了眨眼,显得特别纯良,道:“看来你还蛮认真的啊。”

王杰希被他这一句话气得不轻,你的意思是说——我一直用真心待你,而你只是跟我玩玩游戏?别开玩笑了。

王杰希咬了咬牙,捏紧了拳头,就要砸下去。喻文州眼尖,看清了他挥拳的方向——目标是他的小腹。不……不可以……喻文州下意识就伸手去挡,可王杰希的速度更快,他一下子揍在喻文州的小腹上。

喻文州觉得喉咙一紧,然后腿瞬间没了力气,疼得将近昏阙,整个人沿着石柱滑下来,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王杰希却丝毫没有同情他:“喻文州,你是真的很会装啊。这点力度,你都能装成这个样子,我倒是很佩服呢。倒是,站起来啊?”

喻文州张开眼,笑了笑,道:“我不动了。你随便打啊。”

喻文州这番任人鱼肉的样子令王杰希难受得很,他弯下腰去拉喻文州,想要把他拉起来。可在触及他的手时,感受到了一阵前未有过的冰冷。

“……喻文州?”王杰希忽然感到有些不安。

喻文州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袋子,抬眼看了看王杰希:“怎么?”

“那个是体检单?”

“……不关你事。”喻文州的表情顿时变得很惊慌,他紧紧地攥着那个袋子。

“我看看。”王杰希不由分说地去抢那个袋子,喻文州却抓得死死的。

喻文州哪里抢得过王杰希,他的手腕被王杰希轻轻扭了一下,就疼得松了松手,袋子里的体检单被王杰希拿了出来。王杰希拿着体检单看了,喻文州则坐在地上,死死咬着下唇,冷汗直下。

“……文州。”王杰希手中的体检落在了地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怀孕了?”


哈哈哈哈王杰希你他妈的傻了吧你打的是谁的孩子你知道吗!【←这人已经被自己虐疯了别理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给我药,救不回来了了

王杰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流产了算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猜会不会流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喂你

傻了吧傻了吧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

评论(9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