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Cherry hunt

【1】

 

夜里,灯火阑珊。

孤独的pub里并不孤独,昏暗的灯光从里面散出。

一声声疯狂的呼喊,让夜晚不再寂静。

 

黄少天在更衣室里,从单向玻璃里看见外面舞池上的淫靡。他褪去正装,穿上一身随性的衣服,却把一条蓝白相间的领带歪歪扭扭地挂在脖子上。

欲望与视线不断交缠着。

他穿上高帮靴,戴上金色的美瞳。

啊啊,看上去十分诱人呢。

 

虽然比起他,或者是他,黄少天根本不能算是什么唱功很好的歌手。

不过,他以他独特的声线征服了pub里的所有客人。

“但就只在今晚让你看见,”桃色而情色的——

黄少天在心里暗暗笑着。

 

Are you still love me?

 

“若将这份恋爱投入更加激烈更加无邪的快乐之中堕落的话,那也不错对吧?不哭的人=好孩子这等式可不对喔,先放着的cherry就让我在最后享用吧……”

黄少天站在舞台上,聚光灯描摹着他的身体。

他手里攥着麦克风,竭尽全力地歌唱着,让自己最“好看”的笑容展现出来。

“唔噢——”台下的观众吹着口哨,奋力尖叫着。

男男女女,形形色色,为他着迷。

可是黄少天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舞台对面的吧台上。

准确说,是停留在吧台后的调酒师身上。

 

黄少天看着那个调酒师,帅气地对着观众一捋头发。

 

【2】

 

喻文州是pub的调酒师。

每当黄少天在舞台上演唱时,他都穿着执事一样的服装,一边低头默默地擦拭着酒杯或是调酒,一脸淡然。

每当黄少天远远向他抛来几个眼神时,他都没有抬头过。

只有黄少天的视线转移到其他地方时,他才会抬起头看黄少天一眼。

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小认识,都是在一个贵族家庭里长大的。后来那个贵族家庭沦落到十分凄惨的地步,喻文州带着黄少天逃了出来。黄少天喜欢唱歌,于是便去了pub当驻唱歌手。而喻文州,则是在pub里当着他的调酒师,默默注视着黄少天。

他和黄少天的交流已经越来越少了。

有的时候三个月都不会说一句话。

黄少天在pub的人缘越来越好,也跟一些客人混得熟了。有些客人还会去勾搭他,更是有些性取向不明的猥琐大叔对他动手动脚的。

黄少天十分礼貌地回避了那些人。

然而黄少天也感到很丧气。

因为他从未见过喻文州表现过什么生气的样子。

 

【3】

 

演唱结束后,黄少天到他专属的沙发上休息。

沙发周围堆满了各种用来讨好黄少天的礼物。

刚开始还有人来向黄少天搭话,后来夜深了,人也就走得差不多了。

黄少天在沙发上变换了好几个坐姿,有时还躺着,有时还毫无形象地趴在沙发上。

他在等喻文州过来。

“刚才在舞台上已经暗示得很深刻了吧,为什么他……”黄少天赌气地在沙发上打滚,“除非喻文州一直都没有注意过我!可是这不可能啊!我跟他明明……”

黄少天一气,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了吧台前,趴在吧台上,手指玩弄着一颗被盛在酒杯里的樱桃。

三角酒杯里被盛满了一颗颗鲜红的樱桃,黄少天轻轻弹着樱桃梗,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

没想到喻文州提着水桶就出去了。

一脸淡漠。

黄少天望着走出去的喻文州,食指和中指夹着樱桃,放到自己嘴边。

“啵”地一声,樱桃与嘴唇碰撞了一下,最后被黄少天的舌尖勾入嘴中。

 

【4】

 

“文州……”当喻文州回来时,黄少天他扭了一下腰好让自己的上身趴在吧台上,一只手放在吧台上,另一只手撑着下巴,仰起头来看着喻文州。

“文州……我喜欢你诶,从以前开始,一直一直都喜欢你。我希望你也能爱我……”黄少天决定打直球,一开口就是告白,“文州你知道么?我是每天晚上都想着你入睡的呢。我想,我的床那么大,就我一个人睡很空啊,所以我觉得如果你躺在我身边该有多好……我……”

黄少天终究觉得太羞耻了,说出这种话。渴望夹杂着叹息,话语慢慢消失。

胸口深处就像被酒浇灼一样。

喻文州没有说话,调了杯酒,往酒里放入一颗樱桃,修长好看的手指捏着高脚杯递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接过酒,喻文州便转过身默默整理着酒架。

虽然看起来像是调戏一般的话语,喻文州都可以用微笑回应。

今天格外冷漠呢。黄少天在心里苦笑。

可是我可不是在卖笑呢!我想要……看到你真实的心意。

黄少天低下头,抿了一口酒,舔了舔嘴唇,显得格外情色。

“要是将这夜晚溶入更花心更软弱的……”黄少天直接一只脚跪在吧台上,整个人向前倾去,用手抓住喻文州的领带,靠近他的身体,“Like a virgin night,要选喜欢的颜色请便……”

黄少天仰起头想要去吻他。

喻文州用手挡住了黄少天,微微扭过头。

黄少天愣住了。

他在喻文州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名叫“厌恶”的情绪。

喻文州……他……他在厌恶,我?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放开了手。

“反正最后只是我一个人哭泣罢了。”当然,这只是一句歌词,黄少天从未哭过。

 

【5】

 

第一次见到喻文州,还是在黄少天很小的时候。

喻文州被黄少天家收养,他来的那天,黄少天躲在墙后悄悄看着喻文州。

后来黄少天的家沦落后,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另一个家庭收养,他们两个就像仆人一样。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干活时认真的表情。

好帅。

后来去了pub,那时喻文州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应生,自己也只是挤出一脸微笑对着客人。

黄少天在私底下悄悄练歌,有时还会摆个pose,喻文州却在一旁搞卫生。

被pub老板骂了一顿,喻文州也没怎么说话。

黄少天跪在沙发前,看着手里的一朵红玫瑰。

那是喻文州在花坛里剪的一朵红玫瑰,原本插在花瓶里,后来被黄少天调皮地拿走了。

黄少天闭着眼睛,坐在沙发前,上半身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太累了。

 

【6】

 

“我是回不去的,在那样的亲吻中,半途而废的我被灌醉……”

“被Citrus的甜美香气诱惑,再度独自在梦中绽放……”

收音机里播着爵士乐,喻文州手上拿着一件衣服,走到睡着的黄少天身后。

他轻轻地把衣服披在黄少天身上,迷恋地注视着黄少天。

只有在黄少天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才能如此疯狂地看着他。

“Don’t stop loving me.”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微微勾起嘴角,轻声笑道。

“如果这份爱能更认真更完美地成为永久的事物的话,真希望能看看啊,you are my cherry hunter,it keeps existing in my mind,you are a cherry hunter……”

老旧的收音机里继续播放着音乐。

被放着的的樱桃依然放在那儿呢。

晚安,我的少天。

喻文州俯下身轻轻在他的耳廓上落下一个吻。

我爱你。

嘘。

END.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我的脑洞x

其实喻队就是在玩放置play。

爱少天爱过头反而不想让他知道x

ooc太严重了,两个人都坏掉了。

我只是想写来满足一下自己x

灵感来自《Cherry hunt》以及其PV.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