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番外】

婚礼梗w

大结局的热度没到五十本来不想发的x可是又觉得不发浪费了x决定如果我发完这篇番外你们把我大结局热度刷到五十我就写王喻日常傻白甜小段子番外x不然就不写直接开新坑啦xd


“喻文州,领子整好点儿。”王杰希皱了皱眉,伸出双手整了整喻文州的衬衫领子,“结婚可不能让客人看了笑话。”

喻文州十分听话地站好,脸上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散去。

“笑什么笑,从刚开始就一直傻笑。”王杰希拍了拍喻文州的脸,没好气地替他扣上一枚绿宝石袖扣。

喻文州抿了抿嘴,又笑了出来:“杰希你干嘛一天到晚总是绷着脸啊。装严肃,还以为我不知道啊。这么好的日子,你倒是笑一个啊——来,微笑!”说着,喻文州的手又是很不安分地去扯王杰希的脸。

“别闹。”王杰希拍开喻文州的手,却也是笑出来了,“快点快点,化妆师还在等呢,别让人家等急了。”

“只有你的眼睛才用化妆……噢,微草耶。”喻文州一边享受着由魔术师大大提供的衣衫整理服务,一边低头端详着自己袖子上的那枚绿宝石袖扣,“微草的队徽——如果要跟我送你的那枚配个套,怎么说都应该是熔岩烧瓶或星星射线吧,再不堪来个扫把或魔法帽也好啊,弄个微草的标记摆上去违和感好重啊。”

“你哪来那么多话,都高兴成黄少天了?”王杰希白了喻文州一眼,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微草在我心中,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我守护了微草很多年。”

“你也是。”王杰希看了喻文州一眼,笑道。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咚”的一下快崩溃了。

“什么时候我这么少女心了……”喻文州十分不满地在心中吐槽着,可心里依旧是各种小鹿乱撞,“刚才,刚才是我眼花了还是产生幻觉了?为什么刚才王杰希这么帅?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心跳都要停了?明明只是个大小眼不是吗?【划掉】”

为什么我如此爱他,爱到发狂?

“喻文州?怎么了?发什么呆?”王杰希皱着眉,手在喻文州面前摇了摇,“哎。”

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他轻轻摇了摇头,又露出了笑容:“没什么。”

他低下头,依偎在恋人的怀里,声音中竟是多了几分哽咽:“杰希,我好开心。”

杰希,我好爱你。

“我也很开心。”王杰希搂着怀里的人,忽然“噗”一声笑了出来,“我终于把你给逮住了。你不知道我当初追你时追得要死要活的。”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我。”喻文州任性地说道。

“那必须。”

“你们两个!可以出来了吗!没时间了啊快点!”两人忽然听见门外化妆师撕心裂肺的悲吼。


“喻文州喻先生,您是否愿意与你身边的王杰希王先生结婚,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环境的改变,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关心他,陪伴他呢?”他终于有机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一句“我愿意”,而不是幻想了。

“我愿意。”喻文州都不知道他的声音是颤抖的。

“那么,王杰希王先生,您是否愿意与您身边的喻文州喻先生结婚,无论今后疾病健康、贫穷富贵、环境的改变,您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钟爱他、支持他呢?”

喻文州忽然害怕起来。

他害怕王杰希说“不”。

当然,喻文州多想了。证婚人说完的那一瞬间,王杰希便脱口而出:“我愿意。”

其实那一瞬间喻文州有点想哭,但他还是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继续笑着。

“矫情死。”喻文州继续吐槽着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这么好的日子哭什么,让别人看了像什么话。”

“请新人交换戒指。”

王杰希轻轻托起喻文州白皙的手——因为喻文州是职业选手,所以他的手保养得很好。王杰希把一枚男式戒指推入喻文州左手的无名指上,套进去不大不小刚刚好。

看着这枚与自己手指尺寸相对的戒指,喻文州的手不断地颤抖着。王杰希轻轻握住喻文州的手,看着喻文州的眼睛:“等一下帮我戴戒指时,手可不能抖。”

“好。”喻文州觉得自己真的要哭了,他觉得他现在比拿了世界冠军还高兴。

当喻文州把戒指戴在王杰希手上时,王杰希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他揽过喻文州的腰,站在舞台上,当着所有人的面,与喻文州来了个深吻。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反搂住对方,接受了这个,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终于可以当着父母,当着众人的面忘情地接吻了。


“杰希是真的很爱文州啊。”王母无奈地笑了一声,“强迫不来。”

“我的妈。”黄少天看着两人直接无视其他人在舞台上就亲起来了,忍不住捂住了眼,“这该是有多激动啊!队长那个样子我可从来没见过啊!我的妈,这两人一定是真爱啊!不过队长的真爱居然是王杰希,以前我们可是想都不敢想啊!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凑一块儿的啊太奇怪了……”

“因为他很帅啊。”喻文州听到这个问题时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超级帅!”

“队长你别逗我了要说帅你干嘛不去找周泽楷?”情人眼里出潘安,黄少天这么逼问一个心脏也是蛮拼的。

“这家伙太勾人了。”王杰希一点没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一陷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没有——”喻文州在一边小小声抗议。

“分明就有。”王杰希不是那种会跟喻文州缠的人,他白了喻文州一眼,把人拽过来在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喻文州是老实了,可一边的黄少天表示“你们敢不敢节制一点我都要瞎成黄少汪了”。


“杰希,我怎么觉得我在做梦呢。”喻文州躺在床上,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暗示了他刚刚经过了一场高潮。

“那以后让你天天做梦。”王杰希把喻文州抱在怀里,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吻痕。

“那我打死都不要醒了。”喻文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埋在喻文州肩窝里,细碎的发丝挠得喻文州有些痒。

“杰希——”

“嗯?”

“我觉得我好幸福啊。”

“嗯。我也是。”


评论(11)
热度(77)